BTPFM

【卢某/沈某】亡命之徒 3

“何日再追 何地再聚 说今夜真暖 无份有缘 回忆不断 生命却苦短 一种相思 两段苦恋 半生说没完 在年月深渊 望明月远远 想像你幽怨”

 

周顺昌的话在厅堂里惹起一阵沉寂。是不应答、不可答、也万死不敢答。夜已将深,厅内的槐树叶早已落尽,在寒冬将至的朔风里晃着张牙舞爪的鬼影。

今夜月半,合血光祭。

卢剑星的手从沈炼的腰上放下。卢剑星拱手说:“大人。下官们只是奉旨办差。你是不是忠臣,圣上自有决断。”

他说得很慢,语气里有一种公文式的默然和孤注一掷的转圜。太监稀疏的眉峰不见痕迹地抖了抖。周顺昌听见“圣上”两个字,官袍袖口的褶边到底是颤了一颤。座中周顺昌的大儿子低下头说:“爹,我先走一步。”

他未等最后一个字说完,猛力把手里的刀插进了自己咽喉。血并没有立刻冒出来,周顺昌的大儿子咽喉哽哽作响,忽然全身痉挛,倒在身前的台面上。鲜血渐渐、渐渐从他抽搐的脸下、身下淌开,像是只在最深的黑夜里盛开的红昙。血铺满了整个台面,浸湿了他的袍子,不绝如缕的从桌边倾泻下地。

周顺昌干涸的眼里起了红丝。周顺昌说:“好。你饱读诗书,虽未有功名,此生也不辱没了你。”

被沈炼戳穿了手掌的伙夫此时趴在一边,他手掌穿透、臂骨折断,浑身汗如浆出。伙夫用另一只手摸到了掉落在地的剔骨刀。伙夫嘶声说:“大人,你既不愿跟我走,我便跟你走罢!”

伙夫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剔骨刀抄自己胸口一送,原本苍白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伙夫的颈项抽动着扭曲,仿佛像是要最后照一照白日的崇光。堂上新娘嫁衣的红最终映上了他满是横肉的脸,他浑浊涣散的瞳孔里竟忽然泛起了最温柔的神色,疏忽僵直不动。

周顺昌说:“好!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今日读书人也没有负你!好!”

堂上的新娘说:“爹。我也走了。”

新妇的红嫁衣正对着堂上的两根红烛。周氏女拿刀对着自己的胸口。周氏女轻轻的说:“你与我拜堂好么。”

她是对着面前的新郎说的。新郎是魏氏子,看着厅中一地的血迹,脸上惨青惨白。魏氏子说:“我……我只答应要与你去打清兵。”

周氏女樱花般的红唇一颤。周氏女说:“你不愿与我同死?”

魏氏子说:“我……我未与你拜堂,……便和周家没有关系。”

周氏女的眼角盈出了泪。这滴泪却没有滚下来。周氏女说:“也好。我自和你定亲,从未与你温存,你今天亲一亲我……好么?”

魏氏子迟疑了一下。堂上的红烛劈啪作响。魏氏子说:“……好。是我跟你有缘无分。”

他走到周氏女的跟前。周氏女闭上眼睛,刀尖刺破了嫁衣的红,如春樱摇摇欲坠。魏氏子低下头就去触碰她的额头。

他的身体突然顿住,尖刀的刀尖从他的后心冒出,又一用力,整个的穿出了他的后背。

魏氏子嘶声说:“你……”

周氏女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滚下来,手里的刀却握得更紧。周氏女咬着牙说:“你若恨我,下辈子再来找我。”

她用力把尖刀拔出,新郎的血染红了她整双纤手、半身嫁衣。血原来还是比嫁衣更红。周氏女举着尖刀重新对准了自己胸口。周氏女说:“我并未殉夫,今生从未嫁人。如有来世,愿做男儿,杀尽天下无耻之人。”

周顺昌自始至终面如铁色。周顺昌说:“你是我周家最有出息的人,是我生错了你。”

周氏女笑了一笑。尖刀洞穿她的胸口,嫁衣如血般绽开。红盖荡曳而下覆没了她的脸。血比嫁衣更红、更红得多。这红色像是要烧毁一切的欲、一切的嗜、一切的慕、一切的渴,烧穿尘世的滥觞。

满座人皆僵如木。两个太监怙恶不悛,大场面见得多了,此刻也惊得有些呆滞。周顺昌慢慢转过身来,他手里的刀已经握了许久,指尖微微颤抖,不得不用力蓄力抓刀。太监的瞳孔开始收缩。

沈炼忽然往前走了一步。

卢剑星说:“沈炼。”

沈炼握着自己的刀又走了一步。

卢剑星说:“沈炼!”

沈炼看着周顺昌的手。沈炼说:“你年老了,又是文官。刺喉不准,宫中太医能熬命。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炼拔出了自己的刀。沈炼说:“周大人,我来吧。”

 

刀背如山、刀锋如水。一把杀过无数人的杀人的刀。周顺昌并没有动,沈炼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才抬起眼看了看他。周顺昌面无表情的说:“来试试我读书人的血。”周顺昌的眼中并无惧、也无痛,只有厅中覆亡的灯火在焚灭。

沈炼一刀刺穿了他的咽喉,翻转刀锋拉穿了动脉。

鲜血随着刀锋飞溅三丈,洒满了沈炼的半张脸。周顺昌无声的倒下。不远处一声童音哭喊说:“爹!”

是周顺昌的幺子。沈炼提着血淋淋的刀回头看着他,周顺昌的幺儿睁着双眼退后了一步。

沈炼从周顺昌的尸体上跨过,脸颊上的血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的瞳孔放大,放大的瞳孔里也尽是血一般的红。周顺昌的幺儿看着他走过来,脚下一绊撞到了伙夫的尸体。

周顺昌的血沿着刀锋蜿蜒,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孩子一脸惊惧的瞪着他,这惊惧里更是蚀骨剜心的恨。沈炼开始喘息。他的喘息都带上了血腥气。

沈炼说:“公公,放了他吧。”

许久没有回音。太监以为自己听错了。太监说:“你说什么?”

沈炼喘息着说:“周顺昌全家已死,没有一个活口。放了他吧。”

评论(3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