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1

AU。中二少年圈养记,狗血刑侦八点档。未满十八周岁是不道德的,请每天和大队长一起正三观,正色脸。

 


卢剑星这天回刑警支队的时候,看到门口台阶上簇拥了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露出来的胳膊大腿在秋天晃得人眼花,脚下踩着恨天高,一股香水味飞进鼻子。卢剑星目不斜视地走进门,迎面见到警员小朱。卢剑星说:“卖淫?”

小朱刚从见习警员转正,肩章换上了花。小朱说:“不是,斗殴打架。”卢剑星说:“那门口怎么回事?”小朱挠了挠下巴说:“不知道,都是女朋友吧。现在的X0后,谁知道怎么回事儿。”好像忘了自己也是XO后这件事实。

无论是卖淫还是打架斗殴都不是卢剑星会亲自过问的事儿。卢剑星刚要走,小朱拖住他说:“等等啊卢队,这件事副局还希望你看看。”说着递给卢剑星一叠材料。

卢剑星挑要紧的看了看。这么多年干下来,各种重点、细节、疑点、关键,早就一目十行,脑内自动生成逻辑链、证据链和疑犯关系网。卢剑星把材料还给小朱说:“是得看看。”他在材料封面叫“沈炼”的名字上面弹了弹,“先见这个。人在哪?”

打架斗殴的一共有两个。都给单独拷在审讯室。卢剑星走进审讯室的时候,名叫沈炼的年轻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亮得像星星,说年轻男子都不合适,是个非常好看的男孩,不是女孩子那种漂亮,就是清锐的少年气。卢剑星第一眼就在材料显示的年龄上打了个叉:这是未成年、限制行为能力人,十八岁往下减四到八个月。

叫沈炼的少年看了他一眼就把脑袋放回去了。小朱已经一屁股坐下来把记录打开:“姓名?”

……

“姓名?”

“上面不都有?”

叫沈炼的直接回了一句。南方人的声音,语气特不耐烦但语调萌萌软。卢剑星阻止要训斥的小朱:“节省时间。直接往下吧。”

小朱瞪了沈炼一眼,问:“为什么打架?”

……

“问你呢为什么打架?!”

“我不打别人别人打我啊。”

沈炼又不打拐弯的回了一句。小朱倒还被他这句绕进去了:“别人……别人打你会鼻青眼肿肩膀脱臼你啥事儿没有?别跟人民警察来这套!你这样的见得多了,哪样的都有办法治你!”

沈炼一副“你爱治不治”的表情。小朱气得七窍生烟,但有卢剑星在也不敢太过火,勉强压住火气说:“你和靳一川什么关系?”

沈炼的眼神倒是端正了一下,很认真的说:“朋友啊。”

“认识他其他的朋友吗?”

“……基本不认识。”

“和靳一川怎么认识的?”

沈炼又不说话了,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三个字:要你管。

小朱抬高了声音:“老实点!和靳一川怎么认识的?!”

沈炼皱眉:“不就是打架吗,你们还闲得查户口?”

小朱“蹭”地站起来就想敲他。卢剑星伸手把他摁下去,卢剑星说:“沈炼,问你这些问题,不是要刁难你,是为了你和你朋友好。”

沈炼没接这话的茬。沈炼明亮的眼睛在卢剑星的脸上看了看说:“门口是不是有女的?”

这跟案子完全没有关系,但卢剑星还是点了点头。

沈炼把脑袋别过去说:“帮个忙,快让她们走。”

小朱看了卢剑星一眼:“为什么?”

沈炼抬着腿,看起来很想把腿搁到台板上的样子:“烦。”

谈话到这儿就没什么可说了。卢剑星把案卷合上。卢剑星说:“离十八岁还差半年吧?”

这是明白的戳穿了他谎报年龄。沈炼清亮的眼睛又闪了卢剑星一下,这次眼光里倒是掩饰不住的惊奇。卢剑星说:“大道理就不说了。前两天刚抓一个少年犯,十八岁刚过一天,为了抢十块钱捅死了人,这十八年的价钱也就十块钱。有空的时候好好想想,活着是为了什么,人和人之间是为了什么。你还有时间。”

卢剑星不等沈炼说话,把案卷推给小朱说:“就这样吧。建议拘留10天,通知亲属。”

卢剑星准备走了。沈炼突然说:“我没有亲属。”

卢剑星在材料上扫了一眼,亲属一栏是填满了的。卢剑星点了点头,小朱用笔画了个圈,等待查实。

沈炼仍然不让他们走。沈炼说:“喂。”他把下巴朝卢剑星的肩膀上抬了抬,“你好像级别不低。”

卢剑星干这行十六年,肩章两杠两星二毛二,现任X市刑警支队大队长。卢剑星还是停下了。沈炼似乎犹疑了一下说:“靳一川是不是出事了?”

这个问题是不可能回答他的。卢剑星考虑了一下说:“我说了,我们都是为你们好,有没有出事,需要你们自己想。”

下一个就是靳一川。靳一川看上去被沈炼还要小半岁,一被带进来就哭,哭得白嫩的脸上横一道竖一道的。老实倒是很老实,有问必答,说是吃街边早饭发生口角,自己被人推了一把,沈炼就把人揍了。小朱“刷刷刷”的记录,头也不抬的问:“认识丁修吗?”

靳一川哭得抽抽噎噎的:“啊?……认、认识。”

“什么时候认识的?”

“就两年半前。我叫他师兄。”

小朱提高了音调:“什么师兄?混帮会啊?”

靳一川看上去眼泪又要决堤了:“……没有,没有,是吃饭认识的朋友……比我大好多……就随口叫他师兄。”

“最近有没有联系?”

“没有、没有。”

“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靳一川擦眼泪说:“好久没见了,大概……大概快两年了,两年前春节的时候,他给群发了个短信说:我去北漂,大家再见,有空多联系,丁修。就再也没消息了,电话号码都换了。”

小朱看了他一眼,开始问他些有的没的问题,这一问就问了有两个小时,午饭时间都过了。靳一川哭都已经哭不动,就剩在那儿抽搐。卢剑星忽然又问:“最后一次见丁修是什么时候?”

“啊?……快两年了……春节的时候,他群发短信说去北漂,有空再联系,就再也没消息……电话号码都换了。”

靳一川说完就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像是要厥过去,边咳边指着自己的肺。小朱有点慌:“他有肺病?”卢剑星看了靳一川两眼。卢剑星说:“肺病没有,我看是支气管炎。”

靳一川咳得通红的脸白了一白。卢剑星说:“给他买份盒饭,让队医看看。”

靳一川被带走之后卢剑星坐在位置上重新翻了一遍案卷。小朱在笔录上签完字说:“卢队……”

卢剑星想也不想说:“他在说谎。他不仅早就认识丁修,也没有断绝联系。”卢剑星看见小朱有点儿不确定的神色,解释说:“人在说真话的时候,刚开始会很有底气、比较镇静,身体透支或者被逼急的时候会产生愤怒、导致激愤的指责和语无伦次。只有在说谎的时候,才会按照心里想要表现的方式进行表演,因此产生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特别是当身体或者精神上被压迫的时候,通常不会产生愤怒,而是希望尽早结束,所以会重复再重复已经背熟了的谎话——而且这种谎话为了显得真实,一般都会尝试描绘出细节。”

小朱用一种很崇拜的眼光看着卢剑星说:“卢队,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卢剑星笑了一笑说:“我只是老了。这都是常识。我刚当刑警的时候,DNA技术都还早呢,全靠观察和两条腿。”他拿笔在靳一川的案卷上划了一道,“他既然说谎,就肯定和丁修有联系,这是个突破口。建议先不要对他采取人身措施,把人放了,派几个人盯住,放长线钓大鱼。”

小朱诺诺连声的答应。卢剑星交代完了,顺带下楼去食堂吃了个午饭,正想回去写报告,食堂门口的警员说:“哎,副局找你。”

卢剑星这次刚办完了件棘手的案子回来。一个半月前X市连续发生了三起恶性强奸抢劫杀人案,案犯伪装成出租车司机,专门找晚上一个人走夜路的年轻女性下手,作案后抛尸荒野,手段非常残忍,影响极其恶劣。导致X市的女性夜晚都不敢上街。公安部下令一个月内必须破案。整个X市公安部门通宵达旦,抓获了该团伙两名案犯,但有一名已经逃逸。这半个月来卢剑星跑遍了西南六省,终于联合当地刑警,在该案犯远房亲戚的老家将其抓获。这段时间来整个公安系统都压力山大,直接主管领导更是坐立不安——现在总算能够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口气卢剑星却是松不下来,案犯交接后,他的脑海里还清晰浮现着被害人的脸。他的脑海里案犯和被害人的脸太多了,有些年代久远已经模糊,但两者绝不会混淆。——他只是觉得,有了一个太晚了的交代。

副局张英长了一张胖胖的面团脸,见到卢剑星就笑着说:“啊呀老卢啊,辛苦了,辛苦了。”

张英因为这件事,一个多月来没睡好觉,似乎都瘦了一些。张英抱着个大茶杯说:“老卢啊,其实没什么事儿,你那个报告,让小朱赶着写就成了,你把关把关就好。我主要呢,跟你商量个小事儿。”

卢剑星说:“也是副局领导得力。”他说这话是违心的,因此语气和表情有些不搭调。张英在行政管理和处理上级关系上确实能力高超,但在具体刑侦业务水平上,估计和小朱也差不了多少。

张英好像没发现他的不协调,听见他这句话更是高兴。张英说:“老卢啊,这件案子破了,我的心算是放下了大半。你知道最近这反腐、抓典型,撸下去多少人哪,这拘留待查的都关满了……我就要跟你说这事儿。”张英晃着手里的大茶杯,“看守所里都是关键的那批,昨天因为调查组来我们市,刚搞了个临时突击,抓了几十个酒驾的、超速的、携带管制刀具的……结果啊,还抓到市长儿子酒驾。你说这小子,糊涂不糊涂。但这当口调查组看着,只能送进去拘留啊。这下好了,这浩浩荡荡的,拘留所都超负荷了,太影响他们工作。我就商量着,几个不太重要的,就换个羁押场所呗,现在宾馆是不行了,看的紧,正好这两天有几个不满十八岁的,你们几个老同志啊,以前分的宿舍也不常回去住,咱们就搞个少年犯教育,放你们那儿几天,不影响。早上打架拘留的那个叫什么……”

“沈炼。”卢剑星说,“他恐怕和丁修认识,这事情不太妥当。”

张英摇摇头说:“让你看他们俩案卷就是想查丁修这件事。小朱已经和我汇报过另外那个姓什么?靳?……的处理了。他们去盯着姓靳的,你呢,前一阵实在辛苦了,这几天就好好休息,顺带看看这姓沈的小子是不是真有点儿线索。啊……你看这么办行不?”

这毕竟不是件太大的事,以卢剑星的判断,早上的少年沈炼和丁修就算有关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为这件事和张英磕碰不值得。卢剑星也是干了十六年了,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也学会了让步。卢剑星想了想说:“行。”

张英笑眯眯的说:“好好好。谢谢你们几个。老卢啊,你今天就回去吧,让小朱把报告写好了给你送来。”

卢剑星又总结汇报了两句破案的事以及下阶段的主要工作就出来了。走廊里闹哄哄的,两个少年正趴在案桌上填表格,对着他的正是沈炼。靳一川大概是先填好了,把整张脸上的泪痕擦了擦,沿着走廊跑出大门外面,远远的听见他说:“沈炼是出不来啦,至少得十天八天的……”然后是几个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和靳一川把他们往外推。沈炼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好像是觉得有人看他,抬起头在走廊边正看见卢剑星,一瞬间眼神里满是那种特别不着调的中二和狐疑。

卢剑星开始后悔自己答应了张英,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

至于为什么那个比少年莉安还中二的警员叫小朱,请原谅我是一个夹带私货的玛丽苏╮(╯3╰)╭。

评论(14)

热度(56)

  1. 脱丝拖曳副司机BTPF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