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2

圈养第一天,默念【正三观】一遍。

 

 

卢剑星最后交代了小朱几句,开车带沈炼回“羁押场所”。刑警队的车都是处理过的,牌照、型号都有记录,外观却完完全全泯然于大众。卢剑星现在开的这辆是凌志LS400,看上去很旧,实则倒是新买的。一路上沈炼坐在旁边不说话,专注又或许在放空地抠着牛仔裤裤腿上因为打架而溅上的泥。他看上去还带着发育的尾巴,虽然个子已经挺高,但腿伸起来整个人都可以蜷在座位上。卢剑星虽然没管过少年犯,但这些年接触的未成年人也算是多了,而且近年来整个犯罪都有低龄化的趋势。对于这种敏感的年龄段、所谓叛逆期的少年,卢剑星有自己的一套认识:骂是骂不好的,讲道理也没有什么用,只有冷他一段时间,给他吃、给他穿、给他睡,就不给他表达的对象。未成年人通常自我观念很强,表达欲望也很迫切,等到他忍不住的时候,通常就能发现和抓准他思想问题的关键。

卢剑星的“宿舍”在X市偏远小区的二楼,还是十几前公安部门集资建的,说是宿舍,其实十年前就福利分房买下来换成个人产证了。当时这个政策还是公安部特批的,说是刑警队出生入死,不能连家都没有,获得了空前好评和一致拥戴。但说是这么说,其实这十年来卢剑星每个月回来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有没有家对他来说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距离卢剑星上次回来已经是半个月前了,由于是十几年前建的,房型比较老,只有60平方。沈炼倒是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意见,他来回走了一圈,忽然像是发觉了什么,掉头对着卢剑星说:“喂。”

不管他是故意的还是没办法,反正沈炼确实还不知道卢剑星的名字。卢剑星习惯性的观察了一下锁孔的痕迹说:“我姓卢,你叫我卢队长或者警察同志,都可以。”

“哦。”沈炼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继续他想说的话:“这里就你……一个人?”

卢剑星点头。沈炼说:“你还没结婚?”

这是显而易见的,房间里没有任何柔软或者温和的女性痕迹,一切都有序、刚硬、井井有条。沈炼抬起了一边眉毛。沈炼很担心的说:“你不会那种性无能、变态,或者是……”沈炼伸出手弯了下食指,“‘这个’吧?”

这确实是花了卢剑星5秒钟的时间才推理出沈炼的脑回路是往哪里拐的。卢剑星实打实的回答他:“都不是。”

沈炼似乎对于这个回答很是无趣,刚刚勾起来的一点儿好奇心又倏忽消散了。卢剑星让他在椅子上坐下,从门旁边的抽屉里拿出本子和笔。问他:“会不会做饭?”

“不会。”

“洗衣服?”

“不会。”

“收拾房间?”

“不会。”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问讯的一方就算不暴起也要忍不住训斥了。卢剑星把这三点都写下来,很平静的说:“行。这正是我们这次劳动教育的目的。这是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以后你在社会上立足,缺不了这三样。你这次的目标就定这个:10天后,基本会做饭,会洗自己的衣服,能将住所收拾的基本整洁。”卢剑星在“目标”两个字上划了一道,递给沈炼:“10天后我会检查。”

沈炼吃了瘪,咬着下嘴唇不理他。卢剑星把纸收回来说:“这不需要你签字,你看过了就行。另外还有起宿制度:早上6点钟起床,6:30吃早饭,7点开始劳动;中午11:30吃午饭,午饭后有半小时休息时间,12:30继续劳动;晚上17:30吃晚饭,晚饭后两小时进行学习,其中可以有半小时的娱乐时间,21:00准时睡觉。”其实拘留人员的睡眠时间一般是八小时,由于考虑到是未成年人,卢剑星还让他多睡了一小时。

沈炼的嘴唇咬得都发白了,鲜嫩嫩的血色在露出的牙尖翻来滚去。沈炼不死心的说:“娱乐是干嘛?”

卢剑星说:“看电视。新闻联播。”

沈炼一副“卧槽”的表情。卢剑星说:“如果不想看电视,也可以继续学习。我这里学习材料不多,就看刑法法规或者背诗词吧。”

沈炼用面部语言表示他这辈子就打算做文盲。卢剑星不理会他的反应,卢剑星说:“晚上我会出门,今天就先学习,刑法法规我要整理一下,你今天就先背诗词,诗词书在房间靠阳台的柜子里第二排,背到第30页。”在页数上卢剑星还是思考了一下的,沈炼看上去还是聪明的,激励他的长处会产生积极性。

沈炼窝在椅子上放空。卢剑星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下午四点半,冰箱里没什么吃的了,于是将就炒了个蛋炒饭。沈炼从早上打架斗殴开始就没吃过东西,饥饿反应倒是很诚实,吃了一大碗。吃完之后盖章评论:“你饭做得挺好。”

卢剑星说:“你来洗碗。我现在出门,记住今天的学习任务。”

卢剑星说完就走了,主要还是不放心,要去指导一下小朱的总结报告。小朱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文笔不错,但实践能力实在欠缺,还有年轻人的通病粗心大意。卢剑星连续改了三稿,圈出了每个错别字,还特别强调了一下张英在本次行动中的领导作用,才算是基本定稿。临末卢剑星对小朱说:“这件案子完了就是下一件,别忘了靳一川。”

等到卢剑星把所有事都做完所有该想的都想好的时候,夜幕早就已经笼盖了整个X市,星星在天上对他眨巴着日复一日的眼眸。卢剑星开车回去,走上二楼打开门在锁孔上摸了一下,锁孔上有轻微的刮痕,应该是尝试在里面撬开却未果的后遗症。

卢剑星不着痕迹的笑了一笑。想起临别时小朱的话说:这种未成年中二,卢队见过的尸体都比他认识的人多,哪样都逃不出手掌心,早晚服服帖帖的。卢剑星扫了一眼房间,房间里各处、各地都有翻动过的痕迹,有的是翻完后仔细的照原样放好了,有的可能是记不清或者懒,顺序和位置上都产生了或大或小的偏差。不仅如此,每个窗台上还有几个凌乱的脚印,可窗户外面都装了防盗窗,根本爬不出去。

沈炼正趴在沙发上看那本诗词集。从页边上面瞄见卢剑星回来了,“嗖”的收了眼神装作专心致志的看书。卢剑星把书从他手里拿过来,坐下来说:“现在开始考察。”

卢剑星翻到第一页,念:“床前明月光,下一句。”

“疑是地上霜。”沈炼没好气的说。

“山重水复疑无路,下一句。”

“柳暗花明又一村。”

“黄河远上白云间,下一句。”

“一片孤城万仞山。”沈炼似乎是勾起了兴趣,答的速度快了起来。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下面一句。”

沈炼有点打结,很认真的想了一想:“……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卢剑星说:“很好。轮台东门送君去,下一句。”

“啊?”

“轮台东门送君去,下一句。”

“……”

卢剑星在上面打了个叉:“不畏浮云遮望眼,下一句。”

“……”

卢剑星又打了一个叉:“纷纷暮雪下辕门,下一句。”

“……不知道!”

卢剑星继续打叉:“天下英雄谁敌手,下一句。”

“曹操和刘备生了个孩子叫孙仲谋。”

卢剑星打叉说:“不对。我自横刀向天笑,下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卢剑星放下笔说:“9句已经错了5个,下面就不用再背了,这次不及格。”

沈炼忍不住背着他翻白眼。卢剑星说:“不过话说回来,你能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记住这么多,说明你至少不笨。”

沈炼的神色给拉回来了,眼神又闪了他一下。卢剑星说:“我出门的这三个小时,你撬过门,爬过窗,翻过柜子、桌子、沙发、地板、窗帘,连床也没有放过,这些都不说了,主要是听到我楼下停车的声音才开始停下来看书,算起来确实不到五分钟。”

沈炼把脑袋蒙在沙发的靠垫下面,这是认栽的姿势,也是负隅顽抗的声明。卢剑星说:“好了,我就说一遍:下不为例。另外我们查过档案,你确实有亲属,是你爸爸。给我们个联系方式。”

沈炼蒙着脑袋不作声。通常这种问题少年都不会希望联系家长,为此不惜编出各种各样的谎话,这点卢剑星是清楚的。但是往往这种情况下,家长比孩子本身更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教育青少年的同时,更需要的是教育家长。卢剑星重复了一遍说:“这是我们工作需要,把联系方式给我。”

沈炼蒙在靠垫下面说:“去你X的。”卢剑星没听清楚,说:“什么。”

沈炼“咣”得把靠垫扔出去,沈炼看着他说:“我、没、有、亲、属。听懂了吗?”

他瘦削的脸颊涨出了血色,眼睛里却是你爱怎么样怎么样的激动和愤怒,眼眶都开始泛红,晶晶亮的。以卢剑星的经验,这里面肯定会有问题,说不定就是症结所在。卢剑星想了一想说:“好。这事以后再说。”

沈炼别过头去不再睬他。卢剑星到处看了一看,碗沈炼确实是洗了,只是除了上面还有蛋黄之外,蛋壳也仍然扔在灶台上,另外洗洁精倒是用掉了半瓶,不知道是倒掉了还是吃了。

卢剑星叹了一口气。听见沈炼在外面说:“哎。”

“哎”“喂”都是叫他。沈炼站在厨房外面,发育是快发育完了,大概比他就矮半个头,插着口袋说:“你知道的,我那个什么……都翻过了,都没找到什么……”他思索了一下,“用你们的话说,叫‘淫秽物品’。”

沈炼用一脸不解的神态问:“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是不是……真的有毛病啊?”

幸好卢剑星办案经验丰富,也已经体会过了未成年人的脑回路。卢剑星很肯定的说:“没有。”

评论(2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