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3

有人疑惑这里“年纪那么大了”的大队长到底几岁,甚至还问出“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这种无耻的问题,我只能澄清:说五十的全部拖出去打!四十也没有!顶多三十八!╮(╯3╰)╭

除了中二莉安,靳小川也是个妙人啊。

 

 

沈炼第二天早上真的是6:00起来的,把脑袋戳到床底下都没用,因为门口有一个集合号一样的起床铃,卢剑星随便摁了两下就把沈炼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美梦吓到了巴巴多斯共和国。那一瞬间沈炼真的特别理解故意杀人的心理动机,简直恨不得把卢剑星杀了,不!杀了还太便宜他了!一定得让他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说少爷小人错了小人再也不敢了,逼他学两声马叫,然后再把他拖出去,杀了!

现在沈炼举着一根湿淋淋的拖把站在阳台上,阳台是全封闭的,卢剑星今天给他布置的劳动任务是:早上拖地板,中午学炒青菜,下午洗衣服。卢剑星的房子里没网络、没电话线、没有线电视,连手机都被强行没收了,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沈炼就只好去拖地板了。沈炼看着脚底下那个挤拖把的塑料盆,尝试着把湿拖把放进去,用力一摁……拖把“嗤”的旋转起来溅了他一身……

沈炼刚抬起腿想狠狠的给拖把盆一脚,脑袋里就浮现出卢剑星往纸上打叉的英姿,抬起来的腿竟然就不听使唤的僵住了……不仅僵住了,沈炼整个人都蹲了下去。——这到底算什么回事儿啊?他沈炼虽然不在意虚名,在道上也算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如今竟然抱着一根湿拖把,对着一个塑料桶长跪不起……

沈炼觉得自己要完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靳一川在昨天吃早饭的时候不肯多给人家五毛。就在他十七岁半的心灵难得为自己伤怀的时候,沈炼听到阳台窗户上“咚”的一响,然后又是“咚”的一响,有几颗小石子飞上窗户敲打,接着犀利索罗的掉下来。

沈炼站起来朝外面看,阳台下面站着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脸圆扑扑的、白嫩嫩的,长得也很好看,正是昨天跟他一起被拎进警察局的靳一川。靳一川在下面看到他,兴奋得招了招手,又跑出去了。过了半响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架竹梯子,吭哧吭哧搬过来,“啪啪啪”的就爬到了沈炼的阳台外面。

靳一川笑眯眯的说:“二哥。”沈炼第一反应是把手里的拖把朝身后藏。靳一川的眼光贼贼的溜了一圈,假装没注意到这茬,探头探脑的往房间里扫视说:“二哥,待遇还可以呀。就是有点那个感觉……”靳一川扒着防盗窗的栏杆说:“……金屋藏鸟。”

一时间沈炼觉得自己的左边脸上写着“喜鹊”右边脸上写着“八哥”,脑门上还另外写意了一笔“画眉”。沈炼说:“你怎么来了?”

靳一川说:“昨天我后来没走,本来是想跟你去拘留所,谁知道你到这儿来了,今天我看着那警察走了,我才来的。”靳一川很可惜的说:“二哥,你就听我的嘛,这个时候就得用周妙彤教的那一招,哭,拼命哭,哭得昏死过去,在他们眼里我们可都是孩子,他们觉得自己懂大发了,你和他装无赖,他还正觉得你傻逼不懂事呢,满足人家年龄上的优越感,他也就不和你较真了,咱们也不吃亏啊。”

沈炼坚持己见:“我才不是孩子。”靳一川左右看了一下,准备说正事了:“这个……”

靳一川嗫嚅着说:“师兄又来找我了。”

沈炼看了他一眼。靳一川说:“他给我发短信,约我今天傍晚在江边码头上见。”

沈炼不作声,靳一川小声说:“你……你陪我去吧?”

沈炼摇了摇头。靳一川说:“我和他那是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你别不在乎啊。”

沈炼用眼神表示你这句话逻辑根本不对,就算你有七大姑八大姨关我屁事。靳一川急了:“二哥,你知道师兄原来和我挺好的,自从见了你就喜欢上了你,我也没哭天抢地啊!我也没恨你怨你啊!我也没怪你第三者插足啊!我也没骂你小三上位啊!我都这么胸怀坦荡荡了,这点小忙你也不帮我!”

这下沈炼绝对是“卧槽”了。沈炼说:“就你那师兄见到路边野狗都要拱一拱的尿性还喜欢我?你还哭天抢地!他不找你了你高兴都来不及!恨不得上猪圈里打个滚!那天你吃宵夜都多花了五块钱,别以为我不记得!”

其实沈炼平常真的是个安静的美少年,现在这情况真的只是被逼急了。靳一川还在愤愤不平的说:“明明他都摸过你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沈炼简直想当场把靳一川掀下去。靳一川死死按着他抓梯子的手说:“好好好!我不提了行吧!可我不能不管他是真的,你也知道,警察都在找他啊!”

这最后一句话提醒了沈炼。沈炼抓住靳一川梯子的手松了松。沈炼说:“他究竟犯了什么事?”

靳一川垂头丧气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但是师兄他神通广大,你知道什么事都……有可能。”

沈炼又想起在审讯室里卢剑星肩上的两杠两花。就是这两杠两花让他觉得靳一川一定是惹上了什么麻烦,这麻烦一定一定和丁修有关。沈炼说:“我走不了。”

靳一川觉得他是松口了。靳一川开始掏口袋,掏了半天掏出几个大大小小的起子。靳一川笑嘻嘻的说:“你忘记我以前是干啥的了,只要卸掉两根栏杆,你就能爬出来。过后我还能装回去,一摸一样。”

沈炼犹豫了一下,他已经亲身试验过了刑警大队长的刑侦能力,这事情简直一秒钟就会被发现。但他不想说给靳一川听,说出来……太丢面子。

靳一川低头说:“二哥,这世上没人管我们,我们说好要好好的一起过下去的。”

沈炼看着靳一川。其实靳一川大部分时间都很欢乐,哭的时候100%是假哭,睁眼说瞎话不带拐弯的。沈炼觉得他能和靳一川混在一起,一定是因为看见了他心里那一滩很小很小的伤心。

沈炼摇了摇栏杆说:“你卸吧,我跟你去。”

 

卢剑星正在办公室给几个警员分析案情,内线电话响了。电话那头是小朱,小朱昨天熬了半个通宵,声音还是哑哑的。卢剑星听了一会儿,脸色变沉。卢剑星说:“我知道了,准备出警。”“啪”的挂掉了电话。

评论(2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