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4

人民警察配枪就是这么屌。小朱最大的竞争对手是靳一川(咦)。莉安酱请自由的……袭胸。

师兄啊……还是那个传说中的师兄,传说、中的。

小朱普法讲座正式开讲(谁要听)。



这是个初秋将昏的傍晚,夕阳在船坞码头映出霞光万道。沈炼跟着靳一川在空荡荡的码头上面跑,沈炼跑着跑着,忍不住上去对着靳一川的屁股踢了一脚,靳一川回头拽他,没拽着,于是来追沈炼,沈炼跑了不远,回过来又对着靳一川的屁股踢了一脚,一来二去,靳一川哈哈哈哈笑着说:“我跑不动了!跑不动了!”……船坞的风把两个少年的刘海和衣裳吹得猎猎翻飞,影子跳动着,拖了好长好长。靳一川最后攀着沈炼的脖子说:“二哥,你真的是我哥就好啦。”

码头上的船舶亮起了灯光,晚风吹着沈炼的头发。沈炼说:“你还有师兄。”靳一川仰天长叹:“师兄啊……他不弄死我就谢天谢地啦。”

亮起灯光的船舶上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影,看上去挺高,还有些随意的在探头探脑。靳一川从沈炼的背上跳下来,拍了拍手说:“我先过去了。”

靳一川哗啦啦的朝着人影的方向跑过去,人影的脸还隐在黑暗里。沈炼倒是没有跟过来,早上扒梯子那会儿说的事还记恨着呢。靳一川跑着跑着,船坞里灯光晃了一晃,正晃在了船上人的脸……靳一川猛得一停。

正在这时候,有人从背后一把勾住他脖子,他整个人都悬了空,船上的黑衣人陡然往这里跑,边跑边抽出了一把足足有半米长的西瓜刀。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丁修,是一张靳一川完全不认识的脸。黑衣人握着西瓜刀朝他快步奔过来,阴森森的问:“丁修在哪里?”

靳一川用力蹬腿,抓着身后男人的手臂只想下口咬,无奈被人拎在半空又不够有力气,徒劳挣扎只是憋得满脸通红。黑衣人已经走近了,把刀伸过来说:“丁修……在哪里?”

靳一川用尽全身力气叫:“沈……”背后“哐”一声响,靳一川头昏脑涨的跌了下来,眼冒金星里只觉得沈炼抓住了他的手说:“快跑!”靳一川也不顾摔得七荤八素,爬起来就拼命跑。地上的同伙只不过是被沈炼用码头的垃圾桶冷不丁砸了后脑勺,倒下之后也是一跃而起,大骂了一声“小兔崽子”,和着前面的黑衣人一起猛追。

沈炼拉着靳一川飞奔,码头的大门还离得很远很远,在那之前一定会被黑衣人和他同伙追上。沈炼这些年虽然没什么文化上的进步,但隔三岔五的打一架,实战能力和“打不过,逃”的应变能力还是杠杠的。沈炼抓着靳一川来了个90度的大拐弯,一头扎进了集装箱成堆的卸货区。

傍晚似乎忽然而然的消失,黄昏的晚霞也在层层叠叠的集装箱遮挡下隐去了光辉。靳一川喘得不行,边喘边不忘诅咒:“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没人性的会把我害死……”沈炼也是跑得满头大汗心跳二百五,怎么说以前的打架斗殴都不过是动动拳脚了不起弹簧刀,这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买卖那是真的、真的没有干过……沈炼急了,扯着靳一川问:“TMD他们是谁?”靳一川也骂娘:“我TMD怎么知道!”

无论知道不知道他们现在都像是笼子里的肉兔子,跳来跳去也就是拖着那伸头一刀。沈炼拉着靳一川又折转跑了几个集装箱,靳一川掏出手机说:“报……报警,快报警。”

靳一川的话让沈炼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卢剑星。这时候他才想起卢剑星确实把他的电话号码一并写在了“教育目标”那张纸上,但沈炼见到那张纸就气急败坏火冒三丈,根本连看都没有去看……

已经来不及了,集装箱的背面发出“叮”一声响,是西瓜刀撞在箱体铁皮上的声音。沈炼和靳一川吓得面如土色,立刻屏住了呼吸。集装箱后面发出两个人的窃窃私语,然后是鞋子踩在砾石地面上轻微的“沙沙”声。

天色倏忽暗下来,这片装卸区的前面没有灯光,从沈炼的视角可以清楚看见靳一川的侧脸,但五米外就是一片模糊。沈炼看着靳一川,靳一川也看着沈炼。靳一川捂着嘴伸出手拉住沈炼的袖子,两个人慢慢、慢慢的朝黑暗里挪……

沈炼的身上传来一阵阵靳一川的颤抖,跑了这么长这么久,靳一川的支气管炎犯了。可以说十次里有八次靳一川的毛病是装的,但娘西屁啊就在这当口它偏偏绝不是假的,靳一川抖得越来越厉害简直就要厥过去了,沈炼扑上去用力捂住靳一川的嘴,但还是晚了,靳一川因为差点憋死而走调的一声咳嗽清晰的响起在只有萧萧风声的卸货码头。

集装箱背面的黑衣人狞笑说:“在这里!”沈炼推开靳一川拔腿就跑,两个人一起朝着沈炼冲过来。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个个的集装箱穿梭着,四周都似乎布满了追魂夺命的西瓜刀,沈炼快跑不动了,他觉得自己眼前越来越模糊,在到达装卸区边缘的时候,拿着西瓜刀的黑衣人陡然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与此同时背后又好像伸过来另外一只手,这只手似乎、大概、可能擦到了他的腰线,几乎就要把往前奔跑的他一把捞了回去。

沈炼一头扑进了黑衣人的刀光里,前前后后大概只不过一秒钟。黑衣人揪着他的衣领,却猛得后退了好几步,“刷”的把半米长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沈炼拼命挣扎的同时突然睁大了眼睛。他竟然看见了卢剑星。卢剑星就在他的背后,那可能差一毫米就揽住他的手竟然就是卢剑星的。

靳一川“噗”的也从装卸区冲了出来,黑衣人的同伙倒是差了点方向感,拐了半天才从另一边追到。一刹那所有人都顿住,苍穹里的时间都像是忽然而然的停了一停。

卢剑星并没有穿制服,而是穿了一身运动装,这会儿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像夜晚出门跑步的有钱人或者公司老总。大部分抓捕行动的部署都是秘密进行的,为了不惊动犯罪嫌疑人,在实际执行任务的时候,刑警队通常都不会穿制服。

卢剑星慢慢举起手,在黑衣人看来是表示没有武器,其实是让还在装卸区的跟进警员们退后保持隐蔽。这是最冷静的做法:如果让有人质的犯罪嫌疑人知道自己身处绝境,极有可能会让他逻辑混乱、丧失神志,从而对人质采取非理智的危险手段。

卢剑星说:“放了他。”

黑衣人举着刀不说话,谁都不说话。在霎那的惊惧之后,黑衣人和他同伙显而易见的下了这样的判断:在卢剑星出现之前,他们两个成年人收拾两个男孩绰绰有余,在卢剑星出现之后,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两人都没有把握解决干净不留后患。现在的情况下,只有抓着沈炼不放,才是唯一的出路。

西瓜刀紧紧贴着沈炼的脖子,沈炼恨不得给他一招神龙摆尾扑上去揍他个脑袋开花,在卢剑星面前,沈炼觉得现在的自己正在被打一千个血红的叉,打得他满头满脸都是不及格不及格不——及——格。沈炼巴不得把自己一拳打晕,听见卢剑星说:“我是他叔叔。”

卢剑星这么说只是为了麻痹犯罪嫌疑人,但沈炼在一身红叉的情形下听到这句话,不知怎么的还是回了一点血条……

还是安静。黑衣人和他的同伙交换了一下眼神。埋伏在集装箱后面的警员包括小朱,小朱旁边还有早小朱一年毕业的小王。小朱还是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攒着电警棍的手里已然冒出了汗。

靳一川微微的咳嗽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靳一川突然飞奔过来,猛得扑上去抱住卢剑星的大腿说:“爸!”

集装箱后面的小朱差点一个跟斗倒栽出去,亏的小王拉住才没有在第一次出任务就留下毁于一旦的黑历史。

靳一川抱着卢剑星的大腿哭喊说:“爸!我大伯就这一个儿子,你这么有钱,连马云都问你借钱了,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啊!不管出多少钱你都要救救他啊!”

靳一川连哭带咳嗽,阴影里不少警员都脚步虚浮、下盘不稳,沈炼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是疼得直翻白眼。……难得卢剑星竟然没有崩溃,竟然hold住了!卢剑星坚持的、不着痕迹地推开了靳一川……

卢剑星往前走一步说:“你开个价吧。”

黑衣人的神色惊疑不定,黑衣人说:“五……五十万?”

卢剑星说:“太少了吧。”

从来还没有被勒索的嫌钱少的,黑衣人愣了一愣。卢剑星说:“绑架罪最低刑期也要十年,十年只为了五十万,你算算,值得吗。”

黑衣人有些被绕进去了,黑衣人说:“那就五百……”

他最后一个字就卡在喉咙口,卢剑星忽然跨前钳住了他手腕,把他整个人都往前带,黑衣人一个趔趄,沈炼连人带刀撞在了卢剑星怀里,被卢剑星和黑衣人夹在了中间。

这也不过是一秒钟那么长的时间,沈炼眼前一黑,甚至还闻到了卢剑星身上檀香皂和制服混合的气味……

黑衣人在沈炼的背后扭动,沈炼狠狠的跺了他一脚,他从卢剑星的怀里滚出来,卢剑星整个的把黑衣人掀翻,从背后抵住腰身压在地上,黑衣人还妄图垂死反抗,卢剑星砸翻他的两肩拔出枪说:“别动,警察。”

趴在地上的沈炼还是第一次见到枪。卢剑星的配枪是5.8毫米92式,枪管是银色的,在整个X市公安系统里只此一把,还是几年前捣毁特大黑社会团伙时上级嘉奖特批的,为此张英还很嫉妒,隔三岔五的就要嘀咕几句,直到升了副局,宰相肚里好撑船,才把这事儿揭过去了。

卢剑星动手的同时装卸区埋伏的警员也冲了出来,小朱一马当先一棍子把黑衣人的同伙扫倒,身后的小王跟上来三下五除二上了手铐。沈炼看着被卢剑星摁倒的黑衣人,爬起来就想踹两脚,脚刚抬起来就被跑过来的小王一把拖住制服,小朱也赶来了,边挥舞着电警棍边不忘进行普法教育:“那个我跟你说啊,他刚才拿刀戳你,你打他一拳,这叫正当防卫,现在他失去了威胁性,你踹他,这可叫故意伤害了啊,懂不懂!”

沈炼恨恨的瞥了他一眼,小朱不理他,蹲下去给黑衣人上拷。卢剑星把枪插回去说:“全部带走。”

他站起来,指了指沈炼,又指了指靳一川:“你,你。跟我回去。”

沈炼用力挣脱了小王,别着脸只看地上掉落的西瓜刀。

卢剑星凶他了:“看什么看!回去!”

人民警察的威严还是很可怕的,至少靳一川是真的全身软骨头都缩了缩。沈炼眨了下眼睛,攒着的拳头都在发抖,一跺脚朝着卢剑星停的车走了。

靳一川自从警察跑出来就立刻把两只爪子放在脑袋上乖乖蹲着,这个时候看着沈炼的背影,很惆怅的叹了口气。小朱在旁边说:“干什么,对人民警察有意见啊?”

靳一川挥着手说:“没有没有没有,人民警察真是太厉害了!想我二哥以前,那叫一个烈性……”靳一川眼巴巴的叹气说,“……这才两天啊。”

评论(2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