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7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简介:洛丽塔的莉安和小川,很屌的师兄和大队长。玛丽苏的小朱满街窜呀,黄金肾斗士是忠酱(滚,还没有)。

 


沈炼晚上七点就来到了X市六星级大酒店的门口,酒店高耸入云,映着今晚红澄澄的一轮月亮。沈炼走上前,保安还把他赶开了,只好给周妙彤打电话,没过多久,一个长得挺清纯的漂亮少女踩着细高跟“哒哒哒”的跑出来,猛的扎到沈炼的怀里,熏了沈炼一头一脸的薰衣草香水。周妙彤站稳了,用两只涂着血红指甲油的手捧着沈炼的脸。周妙彤既赞叹又很欣慰的说:“啊呀,我们沈少爷真是越来越美。”

沈炼不声不响拍掉她的手。周妙彤转而拉着他的手说:“来啊,我们进去再说。”门口的一辆奔驰打个弯开进来,正碰上往里面跑的周妙彤和沈炼,堪堪就要撞到,“刷”的来了个急刹车。周妙彤用细高跟在车头上狠狠踹了一脚:“开奔驰就了不起啊!穷逼!”不管不顾拉着沈炼进去了。

沈炼以前也只远远的门口等过周妙彤,至于里面是什么样完全没有进去过、也完全不知道。到处都闪亮亮的能照出人的影子,走廊就像是迷宫,又像是棱镜,有着外面的人世间没有的那种虚飘飘又醉醺醺的感觉。周妙彤拉着沈炼转了几转,在一片巨大黑金相间的玻璃幕墙尽头推开一扇门。周妙彤说:“妈妈,他来啦。”

妈妈是个四十岁不到的女性,穿得就像是写字楼里的高级白领,长得也还是挺有风姿的,看得出来年轻时也吃惯了这碗饭。妈妈见到沈炼,脸颊上立刻心满意足,侧头对周妙彤说:“乖,改天妈妈请你吃饭。”周妙彤说:“妈妈,吃饭就不要破费了,下次多找两个傻多速的给我啊。”

妈妈笑着说:“就你精。”她看了沈炼一眼,装作不经意的问:“知道规矩吗?”沈炼快被脂粉味熏得喘不过气来了,憋着不说话。妈妈有点诧异:“没干过啊?”周妙彤在一边看语气不对,赶紧补上说:“妈妈,不是早跟你说了呀,是我朋友呢,实在是缺钱……”周妙彤戳了沈炼一眼,也只有把谎话说到底了:“可乖呢,乖得很。”说着自己都觉得语调有点儿底气不足。

妈妈想说两句不好的,看了沈炼两眼又实在是不舍得,今年正没什么新鲜的,当妈妈也是有业绩压力的,这么俊俏得赚多少抽成啊。妈妈心里霹雳啪嗒打了一顿算盘珠子,重新露出笑脸说:“没干过呢不要紧,妈妈慢慢教你,这样吧,先带你登记一下。”

所谓登记,也就是调查底细,押身份证,恐吓一番。妈妈刚要拨电话,周妙彤插嘴说:“哎,表叔今天在不在啊?”

表叔也就是保安队长,大大小小少爷小姐都叫他表叔。妈妈说:“刚才还训话呢,在吧。”周妙彤说:“妈妈,找表叔啊。”妈妈不明就里,周妙彤说:“不是要定‘那个’吗,下面的人不好做主呀妈妈。”

“那个”就是分成。每个少爷小姐的分成都不一样,有些没生意的,又便宜,老鸨、保安和公司要抽走绝大部分,有些生意好的,又会做人,就有的谈。最赚的就是还懵懂不懂的,简直想榨多少、就榨多少。妈妈想了想甚是,夸周妙彤说:“还是你跟妈妈贴心,赶明儿一定给你好的。”

妈妈当即拨了个号码,和号码那边的人嗲嗲的说了两句。没过一会儿,房间门“趴”的打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站在门口说:“鲜肉呢?”

壮汉一口破锣嗓子,说句话脸上的横肉就抖三抖。妈妈风摆杨柳的迎上去说:“哟,表叔,您贵人忙啊!”表叔本来还盯着周妙彤贼咪咪的看,眼光圈到沈炼立刻不动了,也不管妈妈,蹬蹬蹬走上来抓着沈炼说:“真是小鲜肉啊。”

沈炼立时就要暴起揍他个草泥马。不过沈炼虽然青春期肾上腺素分泌旺盛,傻逼还是算不上的,看周妙彤刻意提起,老鸨又对这个叫表叔的这么恭敬,这人多少也算是个人物。沈炼就当是被猪拱了,忍了,狠狠的瞪了这死胖子一眼。

表叔呵呵呵笑着说:“我喜欢,我喜欢。”推着沈炼就往门外走。周妙彤急了:“表叔,不能这样的啊……”见不管用,又转向妈妈说:“妈妈,你管管他呀!”妈妈的肩膀抬了抬,表叔边往外走边说:“前三单都给你,都给你。”妈妈就一声也不吭了。沈炼看了周妙彤一眼,周妙彤被他的眼神噎住,一时就没说出话来。

壮汉表叔推着沈炼又七弯八绕走了一路,琉璃幕墙到后来全都隐去了,只有刷得惨白白的墙壁的颜色,墙壁拐角还是扇很厚的防盗门。表叔拿出一串钥匙转了好几转才打开了门,把沈炼往里搡说:“走。”

沈炼一抬腿垮了进去,表叔在后面开了灯,房间里一亮。这房间更像是个库房,正对门的还有几个大抽屉上了锁。沈炼正在想着这几个大抽屉是什么用,背后表叔已经关了门,扑上来就要捏他的屁股。

沈炼赶紧一闪闪开了。沈炼说:“喂。”

表叔还在色欲熏心中,竟然没光火。沈炼说:“你听我说句话。”

表叔扯着破锣嗓子色迷迷的说:“你说什么我都听……”

沈炼从背后伸出了手,沈炼说:“死!胖!子!”

沈炼“呯”的把手里半块砖头大的废铁砸在表叔脑门上,这废铁还是他特定在路上从工地里捡的。表叔皮厚,脸上横肉抖了好几抖,晃了两下才眼白一翻,“啪嗒”晕了。沈炼“哼”的把废铁在牛仔裤上擦了擦,还不解气,跳上去蹬了他好几脚,估计也蹬得他半死不活了才罢手。

这下沈炼开始仔细观察这间房间了,尤其是那几个大抽屉。沈炼跑过去拽抽屉上的锁,完全拽不动,刚想拿手上的废铁砸,想了想又回去在表叔的身上摸,没多久就摸到一串钥匙,就是表叔刚才用来开门的。沈炼连试了好几把,最后“啪嗒"一声,锁开了。

沈炼伸手去拉抽屉的时候心里忽然一阵害怕,脑海里不知怎么的陡然浮现出太平间冷冻死尸什么的……他闭着眼睛“轰”的拉开,灯光里一阵木头的霉味冲进鼻孔。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沈炼不死心,又连着打开了第二个抽屉,还是什么都没有。到最后一个抽屉,是一叠厚厚的账单。沈炼掏出来看了两张,都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完全看不懂。正想放回去,又莫名的心里一动,把一叠纸都放好,掏出靳一川的手机,“啪嗒”“啪嗒”的一张张拍了下来。

拍了半天靳一川的手机闪了闪,亮了个移动三星的圈,没电了,还有几张也没拍完。门外犀利索罗的开始有走动的脚步声。沈炼不敢再多呆了,趴到门旁边听着外面没有动静,掏出钥匙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门外并没有人。沈炼抖了抖腿,插着裤腰带往外走。四面哪儿都关着,似乎只有通往大门口的一条路。越往前走,墙壁又渐渐五光十色起来,各种穿得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穿梭着从他身边涌过。沈炼低着头往前走,只想着尽快混出去,眼见得再过两个拐角就要到这层的大厅门口了,前面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忽然响起:“站住,去哪儿呢?”

沈炼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转身就跑。腰身还没动,背后又被人轻轻蹭了一把说:“走呀。”

背后是个和周妙彤差不多年龄的少女,刷得粉白,睫毛画得颤悠悠的。沈炼前面的估计是个保安,人高马大,拳头伸出来有沈炼的脸那么宽。沈炼看看前面、看看后面,自己如果现在跑,估计跑出去十米就会被人摁趴下。

无数的“卧槽”在沈炼的体内刷过,劳动教养第一天背的那些个诗词现在也赶来凑热闹,什么“出师未捷未先死”“流水落花春去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一股脑的在脑门里炸开……沈炼没办法了,只能和别人跟着保安走进旁边那条银黑色点缀的通道,通道尽头是一扇黑门,保安打开门说:“进去。”沈炼也只能硬着头皮踏进去。

——不过刚走进去一步他就后悔了,后悔得全身血都冲上了脑门,简直恨不得把时间的指针拨慢一秒钟,只要一秒钟,这样他还能转身就跑。

房间里灯光昏暗,充斥着洋酒的味道。长沙发上坐了几个人,其中一个,竟然是卢剑星。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