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8

大队长和师兄的区别就是:我大队长三观如铁,我师兄三观喂狗。所以这是小朱的红玫瑰和白玫瑰(快滚)。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沈炼的第一反应是:警察来扫黄打非了!

沈炼自己当然没经历过扫黄打非,不过听周妙彤绘声绘色也说过好几次。周妙彤为这事以前还老往他这里躲,导致哥们姐们都以为周妙彤是他女朋友,花痴少女们三番两次堵在门口要找这“姓周的女人”算账,当然,这事情倒不用沈炼操心,周妙彤后来把他们都摆平了,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简直通通收入麾下,进进出出“姐姐”叫的不要太勤快,还隔三岔五组团来围观沈炼,据靳一川说还有各种段子在姐姐妹妹的微信群里流传。沈炼总觉得他周围已经形成了一股邪教,教主不出意外就是周妙彤……烦。

沈炼在既见到卢剑星又要因为卖淫这奇耻大辱被卢剑星活捉的双重“死定了”的又羞又恼中后退了一步,刚退背后就被人拧了下,沈炼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背后竟然就是周妙彤……周妙彤眼巴巴的看着他,又像是关心他的贞操又像是提醒他现在千万要当缩头乌龟。

沈炼的脑海里飞速弹出“自首”两个血红的大字,据那个不靠谱的小朱科普,自首是非常重要的量刑情节,绝对会从轻或减轻处罚……正在沈炼就要走火入魔的当口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是小王。小王正和另外几个保镖样的壮汉站在旁边,一边咳嗽一边作势要上来倒酒。

卢剑星的表情倒是没多大变化,或者是沈炼不敢仔细看他所以看不出。卢剑星说:“怎么了,病了?”卢剑星把西装口袋里三尖叠的手帕塞到小王的口袋里。卢剑星说:“病了就赶紧吃药去。”

小王毕恭毕敬还带点畏惧的说:“是,大哥。”

沈炼这才发现好像是有点不对了。卢剑星是从来不穿西装的,他现在的西装看上去还很贴身,还应该很贵。除了卢剑星外,长沙发上还坐着几个人,为首的一个沈炼觉得是女人,之所以觉得是女人,因为她穿着一身男装,眉目间还带着点说不上是英气还是戾气的别扭。

卢剑星说:“魏先生。”他拿起烟,弹了一弹自己的打火机。打火机是都彭的,大概是没油了。男装的女人替他点了火,卢剑星抓着她的手点烟。现在沈炼确定断定肯定她是女的,因为卢剑星的手几乎盖住了她的手,灯光下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这情景说没有又有点儿暧昧。沈炼不知怎么的竟然很嫌弃,连自己死定了这回事都暂时不记得了,在角落里偷偷翻了个白眼。

卢剑星理所应当的改了称呼:“四小姐。”卢剑星说:“靳一川这件事,我们都不要提了,最重要的是……”他似乎才发现沈炼,卢剑星说:“新来的?”

四小姐看着门口人高马大的保镖,保镖犹豫了一下,刚才跟着沈炼进来的少女插嘴说:“是新来的啊,以前没见过……”话没说完就“啪”的被保镖打了一耳光,保镖恶狠狠的说:“这里是你说话的地方!”

少女趴到周妙彤的肩膀上哭。卢剑星伸出手,示意沈炼过来。这时候沈炼就算是猪脑子也能体会到扫黄打非什么的绝对是娘希匹了,但不明就里的,他有点怕卢剑星打他……其实沈炼快发育完了,论打架在道上也是见谁横谁没怕过人的,就是不知怎么的,对着卢剑星总有种小仓鼠见到猫、怎么横也只是窝里炸毛的错觉……沈炼很犹豫、很犹豫的走了过来,这在别人看来,倒还真挺像是新来的。

卢剑星抓住他的前襟,用力把他扯了下来,沈炼刚要反抗,卢剑星忽然压上来堵住了他的嘴。

这和沈炼想象的“一百种被揍的方式”实在是相差太远了,简直是刹那间脑袋里一片白茫茫四大皆空,其实卢剑星并没有张嘴,但沈炼完全不懂,卢剑星的胸膛很宽,他闻到了皂荚味和烟味,还有消散不了的,制服的味道,这些混合在一起构成一种成熟男人的气味,沈炼在昏昏然的下意识里,不仅伸出舌头舔了一舔,还抓紧了他的肩……

卢剑星放开她——准确的说是把他拉开。卢剑星说:“我喜欢。多少钱?”

四小姐笑了笑。四小姐玩着打火机说:“你喜欢的,就带走啊。可是我们要靳一川,你不给。我们帐要怎么算?”

卢剑星表示你说。四小姐说:“我不能做主,不过我可以提几条意见。第一、我也喜欢抢,听说你生意做得挺大,不如送两条抢给我。第二、靳一川不知道丁修在哪里,这句话我说出来,我可以交代,你说出来,我没法交代,或者我给你两个星期时间,你来告诉我丁修在哪里?”

四小姐放下打火机:“公平吗?”

卢剑星说:“差一点。”四小姐说:“差哪一点?”卢剑星说:“做买卖要讲好处。我没有好处。”

沙发后面的几个男人自始至终手都放在腰上,这个时候不约而同动了一动。四小姐摆手说:“当然有好处。你的枪,我们买,你喜欢的,”她对着沈炼无动于衷的飞了一眼说,“你带走。以后的场,一起干啊,你想做多大,就做多大。”

卢剑星说:“丁修究竟欠了什么债,感情债?”

四小姐苍白的脸顿时变得冰冰冷。四小姐说:“他只犯了一件事:拿了别人的东西,不还。”

卢剑星没有说话。四小姐忽然又笑了笑说:“还有最后一点。来我们这里的,我都对他讲实话,因为可能他听实话的机会也不多了。这样吧,听说你在东南千杯不醉,如果今天能让我的人都趴下,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带谁走,就带谁走。我们以后就是朋友,我对朋友都讲实话。”

沈炼现在是有点明白了。但是他不想明白,他花了几乎五分钟的时间才回到现实,以至于觉得自己的嘴还是麻麻的,脸还是麻麻的,连全身都是麻麻的。卢剑星拍了拍他的腰说:“乖。去倒酒。”沈炼在腾云驾雾的状态下竟然听了,桌上的洋酒40多度,满满的倒了几大玻璃杯。

卢剑星拿起四小姐放在桌上的打火机。卢剑星说:“有一种喝法,叫做深水炸弹,其实名不副实。”卢剑星划开打火机,扔到桌上的玻璃杯里:“这才是真的深水炸弹。”

桌边的几个男人不自禁的往后一缩。火苗浅浅的在玻璃杯里蹿起,黯黯的把杯壁都舔黑。打火机的火光随着下沉疏忽熄灭,只留下一缕蓝色的火苗幽灵般的在杯口跳动。

卢剑星抓起杯子说:“四小姐,你太小看我了。这一杯就算是敬你的,不用算。”

四小姐苍白的脸颊也微微泛出了颜色。四小姐说:“好啊。”

 

库房里漆黑一片,自从沈炼走后这里就一直是静悄悄的,地上的表叔过了许久微微抽搐,接着又呻吟两声,睁开了眼睛。没来得及细想,他首先感觉到了房间里的黑,墙上有窗,就算是夜晚也不应该这么黑,更何况今天有月亮。

红色的月亮。表叔挣扎着,骨头都像被踩断了似的,一动全身都疼。表叔伸着脸望向窗口,窗口是黑的,他用力看了看,才发现窗口似乎被什么遮挡住了……是一个蹲着的人影。

表叔全身的肌肉都痉挛了一下,人影从窗口跳下来,有一双修长的腿。红色的月光重新打在表叔的脸上。这双腿朝他走过来,踩着他的肩膀说:“小鲜肉,美吗?”

这声音像是无穷的懒又像是无限的兴致勃勃,表叔猛的一颤,连血管都抽筋起来。人影很向他炫耀又很替他惋惜,意味深长的说:“我摸过。”

轻轻的“嚓”一声响,月光照过来,垂在眼前的是柯尔特M1911枪管和消声器。

评论(2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