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9

最近有点事所以更新拖了很久。 
以及莉安一看就是小老婆生的( ̄∇ ̄)。

 

九 

 
丁修有一双长腿。这双腿贴着裤边上的枪,就像是他说话的色调,懒得要命,又要命的动人。表叔剧烈颤抖起来,开始问傻问题:“你……你要杀我?”  

丁修没有动。表叔用尽全力辩解说:“要找你的人不是我……是X,是X!……”  

丁修忽然笑了,虽然在黑暗里完全看不清,但他应该是在笑。丁修说:“你真有趣。”  

表叔愣了一愣,这辈子被人说过凶恶肮脏恶心毒辣,还真没有人说他有趣。

丁修很认真的说:“我很贵。”  

他说的话都像是假的,又一万分更像是真的。表叔惊悚着不明就里。丁修说:“干我们这行,要讲道德,不能随便杀人,就像出来卖的,也不能随便和人睡。我这种档次的,不会有人出那么多钱,来杀你。”  

这解释简直有理有据有利有节逻辑严密类比确凿。表叔喘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心脏都要冲破肚子里的油脂滚出来了。丁修跨过他的脸,走到原来沈炼锁上的最后一个大抽屉前面,一枪崩开了锁。  

一叠账单报表里确实有不少行写着“X”。丁修意犹未尽的凑上去闻了闻,好像纸张上还留着沈炼翻动的气味。他拿着这叠账单报表不紧不慢的走回窗边,突然“嗒”的一声停住。  

表叔惊魂未定,正准备起来,被这黑暗里的一声又吓得趴倒在地。丁修说:“别紧张,我只是问个问题。”  

表叔脸上的横肉还余韵未止的颤抖着。月光终于照上了丁修的上半身,他不能更慵懒,却又张扬着嗜血的本性,在深夜里里就像是疲倦又戏谑的狼。  

丁修说:“你见过讲道德的婊子吗?”  

 

已经深夜了。卢剑星刚坐上车,就把放在沈炼腰上的手放开。卢剑星说:“对不起。” 

卢剑星的语气是十分认真百分道歉没有一分歉意。沈炼本来以为他一定醉了,看到这张一如既往的公务脸和这种模范标兵的公务态度,才发现自己仍然是图样图森破。沈炼倒是觉得自己有点儿飘飘然,大概是酒气太浓,他的脸像火一样烫,心脏跳得飞快。小王在前面开车,看了一眼后视镜说:“有跟踪。”卢剑星说:“先开出省道。”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开了一段路,后面的车在省道前调了个头,开走了。小王松了一口气,边看GPS边给小朱发短信准备回去。从沈炼的角度往前看,小朱回的短信一坨又一坨的跳出来,满眼都是感叹号和掀桌掀桌掀桌。过了一会儿小朱还打电话过来了,估计是实在忍不住,小王一摁接听就只听见小朱在那里咆哮:“……让他小兔崽子听好了!拘留逃脱就是妨害公务罪!别以为不满18岁就不能治你了!快点洗干净屁股去看守所!”……  

小王又掉头开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到达卢剑星的家。卢剑星下车后说:“通知全体警员,明天早上9:00开会。三天后对方要和我们交易的枪,先给上级打报告审批。”  

小王说:“是,大哥。”小王作为人民警察里的演技派,感情还没从最佳男配角的身份里过足瘾。卢剑星没多说什么就上了楼,沈炼刚才被小朱吓了,惴惴不安的跟在卢剑星后面。  

卢剑星一直都没有理他。靳一川大概是睡了,或者是觉得大事不好小命难保,卧室门关得紧紧的,里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沈炼东摸摸西摸摸找了点吃的,把薯片嚼得咔咔响,又抗了个拖把在前面洗了三行地,卢剑星还是没有理他。沈炼最后憋不住,抽了件衣服洗澡去了,故意把水龙头开得哗啦啦响。  

等到沈炼洗完澡才发现自己抽了卢剑星的衬衫,肩膀和胸都太宽了,还有点长,穿在他没有100%发育完成的身上晃悠悠的。卢剑星已经脱了西装,披了件警服在台几上写字。沈炼走过去坐在他沙发的旁边,把腿蜷起来抱住。  

卢剑星终于开口了:“今天为什么在那里。”  

沈炼纠结了一下。沈炼说:“你还是穿警服好看。”这句话他倒真是这么想的。天上人间里那儿100倍都比不上他和靳一川打架被抓,卢剑星刚来审问他的时候。  

卢剑星对他的声东击西和套近乎无动于衷:“今天为什么去那里。”  

沈炼难得这么不要脸的主动示好,就这么硬梆梆的被打了回来,心里说不清的一阵恼羞成怒。沈炼说:“找朋友。”  

“哪个朋友。”  

“周妙彤。”  

卢剑星把这个名字记下,又发短信给小王让他注意调查和保护。卢剑星说:“为什么找她?”  

沈炼气不打一处来:“她是我女朋友!”  

卢剑星拿笔的手倒确实是停了一停,不过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惊诧。未成年的问题少男少女感情得不到宣泄,又没有正确的引导,早恋是很正常的。卢剑星继续问:“什么时候去的那里,为什么会去那个房间。”  

沈炼扑过去把台几上的本子一把抢走,和着沙发上的靠垫死死蒙在身体下面。沈炼说:“我讨厌这本子,讨厌!”  

未成年耍无赖这倒真的是没办法了,卢剑星也不能去抢他身体下面的本子。

卢剑星看着他说:“好吧,你告诉我,我不记录。”  

卢剑星的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沈炼也就不发脾气了。沈炼看着他,有点好奇的说:“你真的没有醉吗?”  

卢剑星说:“我不喝酒,但不容易喝醉,这是遗传。”  

沈炼“哦”了一声,沈炼说:“你不是要知道我的爸爸吗?我告诉你吧。” 

沈炼晶晶亮的眼睛看着卢剑星,他不容易相信你,但当他相信你的时候,又毫无保留毫无防备的相信你。卢剑星第一次觉得自己身上担上了责任,卢剑星说:“好。”  

沈炼说:“我不是结婚生的……我妈妈是那男的小老婆……连小老婆都算不上,大概是小小小小小老婆。那男的本来还要把我打掉,我妈可能是为了喜欢他,可能是为了讹他钱,就把我生下来了……”  

沈炼抠着沙发皮的缝线说:“我妈本来觉得生了我,那男的说不定会喜欢的,可是那男人早就把她忘记了。她想打官司,也没钱,连给我上户口的钱都没有,又怕被罚,所以总是带着我东躲西藏, 我直到8岁,才不是黑户口……还是计划生育的看见我妈漂亮,占了便宜才给我办的。” 

“我妈不甘心,仍然三番五次去找那男的,威胁他要登报,那男的于是给了笔钱让我上学。我妈过得很苦,带着我又嫁不出去,名声也坏了,只能交不同的'男朋友',带不同的男的回家。后来有一次,我把其中的一个打了……” 

“我妈就把我放在邻居家,说是邻居,就是个又聋又哑的老太婆。她照顾不了我,一直忘了给我做饭,我就只有出去找吃的,常常和不同的人打架。后来,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妈生了病,快死了。”  

沈炼咬着自己的指甲说:“虽然这么多年她对我也不算好,不过她毕竟是我妈。我去找那男的,他见了我一次,说我长得很像我妈,扔下几张钱就走了。我妈治不好,没多久就死了。我妈那个时候的'男朋友'是个卖假酒的,说我可以叫他爸爸,他会'照顾'我……我把他揍得半死就跑了。”  

沈炼枕着自己的脸说:“后来我就没有上学,也没有长住的地方,不过我从生下来就没有家,也没什么关系,一直别人都觉得我是累赘,又不听话,没人会管我的。” 

卢剑星没有说话。沈炼忽然说:“你会管我吗?”  

卢剑星就要放在他发梢上的手停了一停。沈炼抬起头说:“你会管我吗?”  

他晶晶亮的眼睛除了少年气,更多的蒙上了一层直接的、脸红心跳的氤氲。卢剑星没有回答。沈炼爬起来跨在他的腿上说:“你真的……没有毛病吗?”  

他问的甚至还很天真。伴着通红的脸颊,嘴唇都是晶晶亮的,呼吸很热,在宽大的衬衫下面,全身都透着青涩的惹人催熟的气息。卢剑星紧了紧自己披上的警服,这是他第三次回答这个问题。 

卢剑星推开他说:“没有。”

评论(5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