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11

《红玫瑰攻略》第一条:脸皮要厚,细水长流,凸!🌹


十一


沈炼和靳一川又来到了刑警支队办公室,不同的是,这一次倒千真万确是来“配合侦查”的。办公室的桌上铺满了沈炼拍的照片的影印件。小王首先开口说:“我们已经仔细研究过了,这些都是‘天上人间暖香阁’前一年账单报表的部分,当然,是内部的。根据这些账单……”小王拿起影印件中的几张:“这几张写的是‘物资’或‘在途物资’,但是标记显示的型号,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几项支出都是枪支弹药。”小王又拿起影印件中的另外几张:“这几张,相对应的‘D’是人力支出,我们也有理由猜测,当然是大胆但合理的猜测,这个‘D’就是丁修。这个猜测是建立在部分案件的作案时间和这些支出大致相匹配的基础上的。”小王把手里的影印件重新放回去:“但最重要的是,基于这些账单,我们认为,对方存在大量洗钱行为,这些黑钱的流出都只指向一个方向。”小王一指面前影印件上的符号:“X”。
桌上的影印件都已经用记号笔根据顺序标出了序号。卢剑星站在长条桌的尽头,也就是最后一张的前面。卢剑星说:“这不是最后一张。一般来说,最后一部分,有可能会对前面符号进行注释。”他问沈炼:“最后的部分呢?”
事情到这个时候也没什么能隐瞒的,沈炼该说的也已经都说了。但沈炼更懊恼的是,卢剑星竟然翻了他的手机。经过昨天晚上之后,沈炼觉得这并不是什么感情上的关心,更像是一种理智上的管教。这简直再讨厌、再讨厌都没有了……沈炼很别扭的说:“是还有最后几张,可是手机没电了。”
小王忍不住插嘴:“最后几张写了什么?”
沈炼说:“当时屋子里太黑了,也没在意,没看见。”
卢剑星说:“你再仔细想一想。”
沈炼说:“说了没看见!”
沈炼忽然暴起的嗓门把一边的小王都吓了一跳。沈炼一怄气就坐下了。小王看了看卢剑星。一般来说应对这种不配合的问询人员,卢剑星都会有一套软硬皆施的方法,但这次卢剑星竟然没有说话。靳一川从来在警察面前都是百分百supporting美少年,扯着沈炼的袖子,用一种其实连桌子那一头的卢剑星都听得到的声音“小声”说:“回家再说,别闹别扭了……”
要不是还有小王在沈炼简直想把靳一川这关键时刻就插朋友两刀的这厮就地剁了。卢剑星不能不说话了:“这是刑警队,有什么话出去说。”这话既是对沈炼说的,也是对靳一川说的。靳一川立刻乖乖不作声,沈炼倒是还气鼓鼓的撅起了嘴。
门外有人敲门,探进来半个脑袋是小朱。小朱先是朝沈炼和靳一川横了一眼,接着很严肃的说:“卢队,有新消息,你快来。”卢剑星快步跟着小朱出去了,小朱临走还不忘在门框那儿比了个中指:凸!
沈炼和靳一川有什么反应小朱是管不着了。卢剑星走在他身边问:“什么事?”小朱很兴奋,语调都有些扶不稳:“卢队,有人举报,发现了丁修的行踪。”
卢剑星停了一停。走廊门口涌进了阳光,照得整间走廊都亮堂堂的,这让他不知怎么的,想起了自己十六年前第一天来报道的时候。卢剑星说:“消息可靠么,怎么说。”
警察当然也是有耳目的,照时髦的话说就是线人。小朱说:“还是上届局长的时候就登记过,很多年了,我看挺可靠的,‘天上人间’昨天晚上死了人,据消息说,丁修就出现在附近,三天后还会在东城大厦。”
关于天上人间的案子,刑警队今天一早就接到了举报。但这件事错综复杂,正值一件大案要连根挖起,卢剑星指示暂不打草惊蛇,把这件事进行了冷处理。这次消息能说明“天上人间”昨天发生的案子,从可信度上来说,还是匹配的。卢剑星说:“丁修为什么会在那里。”
他指的是东城大厦。背后有脚步声,是小王快步走了上来,急匆匆的递给卢剑星手机。这手机是刑警队最好的一块,土豪VERTU,不过不过花钱买的,这种预算刑警队还批不下来,是技术科的几个宅男骨干花了5000块用普通机改装的,足可以假乱真,队里盛赞钓鱼执法必需,奥斯卡影帝标配。现在小王却不是什么戏说的样子,神色甚至还有点紧张。卢剑星看了下手机,上面只出现了一条新短信:“三天后,东城广场。魏四。”
小朱早就听小王把昨天晚上在天上人间的事情说了,脑补下精彩处小朱简直恨不得奔去茶馆里说书,只怪自己演技太差没去成。小朱说:“这是……”
卢剑星把手机还给小王:“这是三天后对方要和‘我们黑帮’交易枪支的地点。”
卢剑星沉默了片刻。东城广场是五年前随着经济区“大力发展城郊商业”的要求转让出去土地的,当时还信誓旦旦说要建设高端商业,结果工程还没有封顶,就由于土地权属纠纷、开发商资金断裂、旧领导班子倒台而成了昙花一梦,附属的东城大厦和裙楼通通成了烂尾楼,杳无人烟,是盗窃、斗殴等自然犯的高发地段。结合所有的信息,综合排开逻辑链:对方要交易的地点是东城广场,丁修将出现的地点是东城大厦,天上人间的内部报表上“D”极有可能是丁修……
小朱打了个激灵。小朱虽然毛毛躁躁的,但说笨是不笨的。小朱说:“卢队,要不然,你还是不要去了……”
小王站在一边不说话。对于刑警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刑警出现的地方,不存在什么去不去的问题,有危险,反而就是破案的关头,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小朱的担心说白了却是所有人的担心:谁能确保丁修的目标不是卢剑星?谁能确保抓住丁修却不被他一枪爆头?
小王思考了半天,还是决定说:“考虑到沈炼的关系,对方识破我们的可能性是有的,但也很有可能对方不明深浅,只想黑吃黑,有穷凶极恶的趋势,非常……危险。”
卢剑星说:“向上级申请用来伪装交易的枪支,现在批准了么?”
小王迟疑了一下说:“批准了,没问题。但副局这两天都不在,上市里开会去了,他的审批权限是交给卢队你了的。”
小王这么说,卢剑星才想起来,张英这两天确实都不在。但最近严抓整风,整肃纪律,张英少不得有上上下下的关系要处理,还有市长的儿子要保,破案也指望不上他。但程序上,这样的大案必须要向上级汇报。卢剑星说:“给副局写个稿子,送去给他审批。我们先去研究抓捕方案。”
写稿子这种事小朱当仁不让。小朱点了点头。卢剑星走去会议室,全部警员都在那里等他。会议室前有面镜子,大概是哪间办公室装修临时搬来的。为了向上级汇报,卢剑星今天穿了整整齐齐的警服。走过镜子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沈炼说的:你还是穿警服好看。

沈炼趴在桌子上研究那堆账单的影印件,在最后一张那儿盯了好久,看上去确实是认真在想后面是什么。靳一川挂在椅子上装作心不在焉的玩手机——这手机也是他的,被沈炼拿走后换了张沈炼的卡。靳一川噼噼啪啪的玩游戏,瞅一眼沈炼,拉下个短信界面,噗噗噗输了串电话号码,这次只打了两个字:快走。
靳一川这次没犹豫就摁了“发送”。又拉回去啪啪啪的打游戏,过了一会儿准备回去删除记录,看到这条信息显示的却是:无法发送。
靳一川睁着眼睛看了半晌,删掉了。继续若无其事的打游戏。

刑警队的作战会议开到了晚上,综合各种可能,听取各方意见,最后定下了速战速决的方针。卢剑星将仍然以黑帮大哥的身份先期与对方接触,同时调派特警对东城大厦进行定点包围,两边同时发动,最主要的目的在于一击必中,必须彻查出“X”的身份。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执行任务的刑警都申请了防弹衣和配枪。沈炼和靳一川原本呆的办公室里现在乱糟糟的,放满了各种便装。小朱从门口拎着一件烫好的西装左躲右闪的挤进来说:“哎,哎,当心!”
这件西装还不是卢剑星上次穿的那一件,上次是灰色的,这次是黑色的。警队最好的西装也就是这两件,小朱还烫得满头大汗。卢剑星穿上了西装,小朱还有一大堆东西要准备,又想着还要给张英写报告,再加心里七上八下十八个吊桶的担心,特别心烦气躁起来。小朱七手八脚把手里的领带一塞塞给旁边的沈炼说:“愣着干什么!快,快帮个忙!”
他塞给沈炼的正是卢剑星要戴的领带。沈炼一时间有点儿不知所措,卢剑星还没注意,正在和旁边警员说话,一回头看见沈炼拿着领带站在自己前面。
卢剑星略略愣了一愣。沈炼不够高,一跳坐上了身后的办公桌。
卢剑星让他给自己打领带。沈炼坐在办公桌上,这么近的角度,都能看见沈炼的长睫毛在脸颊上投下的阴影。沈炼竟然还是会的,只是不熟练,绕了半天打了个别别扭扭的结。
沈炼的头正凑在卢剑星的脖子,刘海拂在下巴上,认真又颤悠悠的。沈炼忽然说:“危险吗?”
卢剑星说:“嗯?”
沈炼说:“危险吗?”
卢剑星说:“例行公事,不要紧。”
沈炼说:“那我等你回来。”
沈炼憋住呼吸憋了一会儿,跳下办公桌跑走了。卢剑星继续去开会研究细节,等到一切都大致布置妥当,又快是半夜了。卢剑星回到办公室,把脱下来的警服挂在架子上。沈炼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脑袋下面还压着影印件的最后几张纸。卢剑星走过去把他抱起来,准备放到沙发上,沙发上还有靳一川在那边打小呼噜。沈炼扭了两下,不知是说梦话还是做噩梦说:“爸爸……”
卢剑星停了一停。沈炼抱着他,撒娇的亲了下他的脸,满足的靠着他肩膀沉沉睡了。
卢剑星叹了口气,把他放在沙发,从架子上拿下警服盖在他身上。今晚仍然没有星星,乌云飘过来,在窗口隐隐约约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X。
卢剑星走出了办公室。门轻轻的带上。过了好一会儿,已经睡着的沈炼偷偷从警服下面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嘴唇上好像还带着胡渣的刺痛。沈炼闭着眼睛拉紧身上的警服,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小奸计得逞的笑。

评论(4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