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15

最近日更我也是勤奋醉了,即使今天略为短小很唇膏╮(╯3╰)╭果然逼良为娼容易兴奋,凸。

周边情况:除张胖的不良照片展外,《未成年教育指导》(师兄著)同时热销中,欢迎订阅。

 

十五

 

丁修在看着自己抬起来的左手。这只手指节很长、很干净,却在不受控制的发抖,从手肘、手腕直到指尖,都呈现出一种严重缺血和神经痉挛的症状。丁修说:“我的手从来都不发抖。”

他说这句话并不是没有听众。特警虽然走了,卢剑星还和他拷在一起。丁修的子弹没有取出来,又加了一副手镣和脚镣,铁链连在中间,连移动都会产生困难。卢剑星没有动静。丁修伸手去拿桌上的水,一次性纸杯是来往的特警留下的,里面还剩下半杯水。这只手碰到纸杯,好像连半杯水也握不住,提起来就开始剧烈颤抖,颤抖得最后半杯水都“噗”的翻倒,倾泻在桌子上淌了他自己一身。

丁修还抓着纸杯,他仍然用这只手,仔细的、慢慢的把这只空纸杯捏成一团。纸杯缓慢扭曲和软绵绵折断的声音在安静而幽暗的审讯室里就像是对人体骨骼血肉一寸寸、一分分的碾碎。丁修说:“天亮了。”

审讯室里只有一扇半个平方米大的天窗,天窗上还有手腕粗细的铁条,凌晨白惨惨的光从铁条的缝隙里微微的透射进来。天亮了。卢剑星忽然说:“你创伤面积太大,失血过多,严重影响神经系统和肌肉组织,这是创伤后应激反应,没有办法控制。”

丁修笑了笑,碾成一团破败的纸杯“啪嗒”从他手里跳出去。卢剑星说:“再拖下去,你这只手都保不住。就算治愈,后遗症也很严重。”

丁修听着,好像他说的并不是自己:“你这样和我说话,是不是因为,我已经算是死了。”

卢剑星也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对罪大恶极的处理方式,我不会这么做,但是我能理解。”

丁修仿佛是觉得很有趣,有趣极了。丁修说:“我喜欢美人,至少要有趣。你却比那个胖子更无趣,我竟然还要和你一起死。”

卢剑星沉默了很久。铁窗外的天色更加朦朦亮。经过了一夜的奔波和惊心动魄,现在是短暂的警务人员休整时间,天亮后,各项后续工作就将正式展开。卢剑星握紧拳头往椅子下面捶了一拳,或许是疏忽、或许是好歹念着同一系统的旧情,他并没有像丁修一样上重镣——反正无论如何也都和丁修拷在一起。

丁修靠在椅子上,也没有表示惊讶。这一拳在审讯室里不大不小的产生了“轰”的一响,仍然是死寂,外面没有任何反应。卢剑星收起拳头,卢剑星说:“这里的监控系统还是老的,低于60分贝都听不见。”

丁修手里的链条哗啦啦的响。卢剑星说:“我想明白了,那叠完整的报表就是你给警察的,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骗局。”他看着自己的手铐:“但是他们要灭你的口,才让你来杀我,又把你的行踪告诉警察,所以你也跑不了。”

丁修说:“如果你要问我谁是‘X’……”卢剑星说:“谁。”丁修说:“我不知道啊,但是我甚至有点喜欢他。”他看上去很认真的阐述理由:“他懂……艺术。”

卢剑星不再说话。丁修突然说:“他舔过你吗?”

卢剑星顿了一顿。这个“他”显然指的不是X。丁修幽幽的说:“爽吗?未成年很好,漂亮的更好玩,到底有什么好,该怎么教,我来告诉你……”

卢剑星沉默了半晌。卢剑星说:“如果有下次,我一定还会抓你归案。”

丁修真的笑起来,因为失血,这笑声反而带着一种嗜血而疯狂的调调。丁修说:“没有下次了……”他伸出右手,右手带着镣铐,还和卢剑星拷在一起。丁修说:“因为我还有这只手。”

在沉重的镣铐下面,他的右手真的没有一丝颤动,连呼吸带来的起伏都没有,看上去就像是死人的手,死神的手。

卢剑星握着椅子的把手,把手上有一个坑,还是几年前某个犯罪嫌疑人想要自杀,偷偷藏了把锉刀留下的。卢剑星说:“我在这里十几年,这里改建过几次。由于当时人手不够,领导也不清楚关押审讯细节,所以改建的工程都是我监管的,设备实施也是我安排的,所有审讯关押都是我布置的。”

丁修说:“所以呢?”

卢剑星说:“这里没有人比我更熟。”

丁修这次倒是没有笑。铁条缝隙里透进来的光已经带上了红昏色,今天将阳光明媚,在这审讯室黑暗里的所有罪恶都会在太阳底下洗涤干净。丁修靠在椅子上,半身的衣服都被血湿透,蔓延到了大腿。丁修饶有兴致的说:“那不如……一起逃吧?”

评论(1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