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存个脑洞,房地产AU

我也能存脑洞了,为何脑洞起来全部是不要脸的修炼……

老卢是个卖住宅的,三十来岁的时候国企下岗了,合资搞了个公司,凭着一张老实脸和中国工农的传统狡黠在近十年房地产热里就发展起来了,业务挺大,不过苦处自己知道,搞住宅的必须不停滚开发,哪儿停下来哪儿资金链就断了,其实每天在住房政策一日三变的心惊胆战中度过。

莉安是搞商业地产的,长得漂亮,洋气,据说小摩混过,一口台湾普通话,土老板什么的特别愿意接触,带出去倍儿有面子,但是商业地产这东西就是TM赔钱,看上去很风光实际上就是忽悠,莉安还不会忽悠,人家要分割销售就palapala跑一个model说不行啊还是自持以后增值更快,总是让人家赔钱,还能混下去大家都懂的,就是靠脸啦!

靳总裁是卖街铺的,其实高中没毕业,但整起来那叫一个高大土帅。卖街铺这件事情那就真娘的是丧心病狂了。靳总裁就是这么卖的:承诺十年返租返租10%,前三年打折进街铺价格,每平方米3万先提到4万,打个折3万5卖得妥妥的。卖完后万事不管,根本租不出去,业主堵门扔番茄炒鸡蛋。总裁业内也是有名的能抗,丫卖的街铺俗称肺痨铺,意思是买了之后,不是你气成肺痨,不停吐血!就是把他打成肺痨,不停吐血!

另外赵总是做Hotel的,高大上得不得了,事实上呢,一直在赔钱,只是政府要求干,不得不干。师兄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最近在干仓储物流,听上去很土吧,事实上只有这个才最新潮最赚钱,为什么呢,因为E-Commercial是世界的趋势!网上能购物,网上却不能存货啊对不对!

经莉安提议,还是靠那张无辜好看的脸,卖住宅的搞商业的卖街铺的决定合体,组成三兄弟,一起搞【城市综合体】,投资40亿,结果限购政策下来了,原定的豪宅根本卖不出去,老卢资金链断裂,准备跳楼,幸亏靳总裁被逼债经历得多了,什么没见过,救了老卢逃到内蒙古去了,留下莉安一个人面对烂尾楼烂摊子,这时候政府见搞不下去了,政绩完不成了,仕途堪忧了,要求赵总救场,开个六星级酒店,赵总要不是背靠国资委魏干爹早就赔得内裤都没了,才不想干呢,身为国企人员,视奸了几次莉安,牵了几次小手就走了。没办法了,这块地连着莉安只能待价而沽了,这个时候师兄就来了,师兄先表示自己有钱,到底搞什么呢,再说,怎么说呢,莉安先来陪着去唱个小曲儿。

莉安再不解决就要被关进去了,只能和这个流氓虚与委蛇。结果第一次唱小曲儿就被灌了酒亲了嘴儿,还是French Kiss,事后师兄表示自己断片了,不记得了,自己风流倜傥从来只有别人试图找他419,什么大摩小摩的都一样,把莉安气得半死。

这个时候老卢打来电话,让莉安再撑一会儿,原来老卢逃到内蒙古,过得那是十分苦,靳总裁都穷得快给蒙古大妈入赘当二爷了……不过靳总裁天生与天斗,丫那种帅也特别招三四五六七线城市人民喜欢,最近在大妈圈子发展得不错,已经决定在蒙古卖街铺了……老卢本来就长了张羊驼脸在内蒙古找不到人干的工作,只能挤羊奶,谁知道这天正挤奶呢认识个山西大妈,大妈68了,刚离婚,见了老卢十分喜欢认了干儿子,俩跑到山西挖煤去了,煤老板那是什么概念,就快发了,能还债了!

莉安听了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委屈,我一顶级投行少爷的身为何却是这种温州非法集资小老板的命……正打完电话还有点儿憧憬、期盼着老卢快点来救他走在路上,冷不防被人一把撸进车里,有人搂着他的腰贴着西装裤摸他的屁股咬着他的耳朵说:说好的419呢?上次是你醉了不好玩,这次乖乖的就给你卖身钱。说着就摸进去了,边摸边说:干什么房地产呀,被干就好了。(捂脸)

评论(6)

热度(31)

  1. 雲想衣裳我想堆BTPF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