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修川/All】圈养实录 20

接上,关于师兄是这么大(用手比)一个王八……这件事,也都是作者的错,怪我就好了(雷退遁)。
另这真是费了吃奶的劲才从 @守门员莉莉安 手里捡回来卢sir的背影和节操 ,快来魔高一丈q( ̄(oo) ̄)p


二十


破碎的窗台木框上嗒嗒落下几滴水。是下雨了。四小姐苍白的脸和手伏在漆黑的衣服皱褶上,竟然有一种奇怪的和谐,就像是冬天战壕里落下的雪。丁修的手伸起来,刚碰到魏延的头发她就如同触电一样弹了起来。四小姐说:“不要碰我。”她的脸色和语气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你太脏。”
丁修说:“我是男人……”四小姐说:“除了干爹,所有的男人都一样脏。”
丁修伸手抓住她的手,他伸手的动作也并不快,但对方就是没有能避开。丁修拉着这只手放上自己的下巴,那里有这几天新长出来的胡渣。丁修说:“对,都一样。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女人。”
四小姐挣开他的手,用了点力,这使得手背上刺痛带来的一点麻痒慢慢的爬上了肢体。四小姐面无表情的说:“干爹准备要走了,这里再也不回来了。你的生死他根本就不关心,但是你拿他的十箱黄金在哪里?”
丁修又像是要睡过去了:“你来找我,他不知道?”
四小姐这一次的回答倒是出乎意料:“他知道。这世上没有干爹不知道的事。十箱黄金送给你也无所谓。但人世艰辛、去途险恶,有条狗陪着总比没有的好。”
丁修笑了,丁修摇了摇手,手铐叮呤珰琅响。丁修说:“栓着的狗只能配种……你来吗?”
四小姐后退一步。旁边的男人打开了盘在铜管上的手铐。门口的那个拎着皮箱走上来,拉开拉链,皮箱里是一把崭新的伯莱塔92F手枪和弹匣,阴天里闪着迷人的银澄澄的光。连四小姐都似乎被吸引住了。四小姐说:“喜欢吗?”
丁修拿起枪。他的左手仍然在发抖,抖的程度四周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用右手装上弹匣,“咔嚓”一声似乎还是无人能比的干净。
丁修看着自己的手和这把枪。第一次,就像是欣赏着自己的情人。丁修说:“美。”
布帘外面突然传来“哐当”金属翻倒的声音。门边的男人立刻冲过去掀开帘子,帘子外面是掉落在地的铜脸盆和撒了一地的水,铜脸盆兀自在“哐哐”翻转着。四小姐变色:“有人在?”
丁修慢慢的站起来,这么多天以来他像是刚刚睡醒,就算是发抖的手也没有人敢上前一步。丁修说:“有啊。还在报警……”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连成一片,砖房年代久了并不牢固,连接的屋顶开始成片漏水,张嫣躲在厨房的烟囱后面,有水顺着烟囱漏下来,滴到头发上流到颈窝里,冷得发抖。烟囱后面越过两道门就是树林,树林前面停着张大夫的破小卡,小朱在河边上厕所,张大夫可能搬工具搬累了,在小卡上面打盹儿。张嫣擦了擦流到眼睛里的水,从烟囱后面快跑到墙壁前,贴着墙壁赶紧站住。墙后面有脚步声。张嫣露出小虎牙想哭:“一……”,用力咬着嘴唇拼命忍住。过了一会儿脚步声似乎消失了,黑黑的窗口上映出了破小卡的影子,安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张嫣忍着哭慢慢的贴着墙走,墙根上都是漏下来的水,从领口灌到裙底。张嫣的牙齿在打架,没办法只有咬着自己的手背才能不叫出声。……一种她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的安静突然笼罩下来,死一样的,没有任何笑声、玩闹、饭香气和坏爸爸的安静……
拐角背面“呯”一声枪响,张嫣终于“啊”的叫出了声。窗口裂缝里破小卡崎岖可怖的变成了一个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丁修从拐角处走出来,用手指擦掉脸颊溅上的血。张嫣睁大眼睛后退了一步,后面是房间的木门,铁锁当啷啷的响。丁修慢慢的走过来,铁锁仍然在响着,不知道是张嫣在发抖还是风吹得木门响。丁修伸手拍在锁上,连带着门上的张嫣都震了一震,震得眼眶里的泪都碎开掉在脸上。
丁修凑上去。张嫣被雨打湿的裙子贴到了他的裤腿。丁修说:“想我吗?”

X市的老干部疗养院建在卫星城,距离市区有60多公里,空气好,人烟稀少。前任市长已经上调了,现任公安局许局长准备退休,尚未卸任,因为身体欠佳已经休养了两三年。也曾有风言风语悄悄说许局长是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呆得太舒服了,不想回来了,不过很快就消饵于无形,徐局长确实身体不好,虽然张英在也能主持工作,但许局长毕竟资格老,没等到他退休张英也不能扶正。这事儿就算张英天天扳着手指头数日子也着急不了。这一天正是X市发生特大疑犯逃亡案子的第三天晚上,疗养院门卫正在看电视。疗养院功能配备那是相当好的,不仅空调采暖齐备,每间都还装了卫星高清电视。新闻报道里语焉不详,只说公安部门联合武警部队正在全力搜捕。还闪过几帧犯罪嫌疑人模糊不清的录像。门卫正想凑上脑袋去看看清楚这胆大包天的犯罪嫌疑人到底长什么样,电视屏幕忽然抖了几抖,“啪嗒”蓝屏了。门卫抓过遥控器左调右调也没调出来,正骂娘呢设备科的打电话过来了,设备科值班是个嗓门粗的:“大概光缆坏了,快叫人来修!”正答应着护士长又打电话过来:“怎么电视坏了,快叫人来修啊,首长要看新闻联播呢!”
门卫嘟囔了两句翻找电话号码,没翻两行电话又响起来,门卫拎起电话说:“知道了,马上……”电话里面却不是设备科也不是哪个首长护士,是一个壮年男人,听声音很可靠。电话里说:“对不起,今天有线进行调整,部分线路出了故障。现在就上门检修。”
看来是有线电视打来的。门卫有气没处使说:“你们怎么搞的,我们这里都是首长!快点来!”电话里说:“就过来。”
果然不到五分钟就有车开到了疗养院门口,车上刷着“XXX有线”几个大字,门卫检查了一下工作卡,照片与人相符,有点似曾相识,但全国似曾相识的人多了,哪能每个都认识。门卫说:“赶紧去吧,不要耽误新闻联播。”车缓缓的开进去,检修工带着工具走下车,跟着一个工作护士来到设备间。护士接了个电话,指着设备间说:“就在这儿,修好了和门卫说一声,让他找设备科检验,不要乱动。”就急急忙忙的走了。检修工等护士走远了,打开工具箱拿出一个长形物体,锁住门,卸开通风窗,爬出来看着夜色里的疗养院大楼。大楼里半数房间都还灯火通明着,只有高层特殊疗养的几间暗着灯。检修工脱掉蓝色工作服,仔细在草丛里塞好,沿着边门的楼梯走上二楼的尽头。二楼以下都是公共区,时而有陌生的探望者走过。检修工打开窗,公共区域监视探头的斜角已经照不见了,他从二楼的窗口翻出去爬上三楼,密密麻麻的空调外机让这种攀爬变得相对简单。许局长的房间在顶层复式的九楼和十楼,为了透风,护士特地把双层隔音的窗户开了一线。检修工慢慢拉开窗玻璃,看了看建筑物脚下的X市。这是个阴天,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大概十分之一的X市就在脚底下,远远的闪着不夜城的灯红酒绿。
检修工跨进房间,把窗户锁死。房间里顿时寂静一片,只弥漫着被褥和消毒药水的气味。检修工站在床前,高大的人影压在床头。隐隐约约的,床上躺着的人动了一动,突然惊醒:“你是谁?”
许局长蹿出手去按床头的急救铃,抓了个空。许局长情急之下说:“我没有背弃魏组长,不要杀我!”
检修工忽然停下手。许局长歪斜在床头,似乎刚才的挣扎已经耗掉了他半身的力气。门口有护士走过来轻轻问:“首长,有事吗?”检修工的长形物体正放在许局长的肩头,许局长说:“没有……没有。”护士迟疑了一下走开了。许局长喘息着说:“我是快不行了,说和不说都是这一条路,我不会说的。要地震了……请魏组长快走吧,他老人家神通广大,还求他保住……我的妻儿。”
检修工一动不动站了一会儿,把手里的长物体挪开,在病床旁探视的凳子上坐下来。许局长佝偻着腰,竟然觉得这个身影似曾相识。检修工脱下帽子放在台几上,帽檐习惯性的90度正对着,端端正正。
卢剑星说:“局长,好久不见了。”
许局长全身跳了一跳,急救铃已经被拉开挂在墙壁上,看许局长也没有这个力气再从床上爬起来。许局长说:“你……”
卢剑星说:“这两天我只想起来一件从前的事,或许没有关系、只是巧合。十六年前我第一天报道的时候,内部警号是X,除了带我的张老没有人知道,张老不久退休、两年前已经去世了,后来的人都不知道,这个警号也有十多年没有用过。可是最近我想起来,局长你那个时候在后勤科分管警务,张老填的表正是你送到我手上的。当时没有拆封,但不一定是同一个信封。”
除了退休的老张,当时的局长也不久调职了。还是后勤的许局长后来连升几级,没过多久就荣升局长。卢剑星后来做了十几年的基层,现在仍然是基层。还是张英升职了很久之后,大队长的位置空缺,卢剑星又办过很多名案、抓捕过不少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当时在周围公安系统已经小有知名度,再加上其他刑警资历实在都不够,才补上的。许局长自从当了局长,以前的事已经没人再提起了,这是十几年来的第一次。许局长冷笑说:“只有你冤枉吗,我在做后勤之前,是省级系统比武第一名……”
卢剑星说:“我做一辈子刑警,不冤枉。”
许局长竟然被他噎住。这句话听上去十分正常、十分普通,也不激动、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最平实的最让人无话可说。卢剑星说:“谁是‘X’。”
许局长昏暗的眼里终于亮起光来,这似乎也是躺在病榻上两三年来的第一次:“不如这样吧……你放过我,我也放了你……你知道那个账户下面有多少钱,那可是几十箱黄金、几十箱黄金!我告诉你怎么办,你就可以把它带走,我们一起走,我的病这破地方治不了,得去国外……到现在我才想明白,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对和错,什么都靠不住,只要有钱……永远都是对的。”
卢剑星还是坐着。许局长有些激动,蜡黄的脸色在阴暗里泛出潮红,甚至用力伸手想拉住他的袖子。卢剑星慢慢收回手。卢剑星说:“局长,我也想告诉你,这世界上可能对的并不认为对,但错的永远是错的。”

评论(1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