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PFM

【大二/All】圈养实录 12

小朱友情提醒:这章之后,本篇剧情将如同茫茫非洲大草原上一群戴着玫瑰花的草泥马脱肛狂奔……慎!不对,肾!


十二


夜幕沉沉。卢剑星坐在专门伪装过的警用车后座上,看着夜色里X市灯红酒绿的建筑物。他想起自己十六年前第一次去警队报道的那天,阳光明媚,负责教导的老警察姓张,还有三年就要退休了,趴在斑驳的木头桌上从老光眼镜的上方看报纸,问:“啊呀,为什么要当刑警?”第一天上班的卢剑星说:“分配的,分配的。”事实也的确如此,边说边推上去两包红双喜。之后的五六年,没有任何风光,不是盗窃就是诈骗,骗个老年人500块钱,要在案发地点蹲两天,抓扒窃整天在公车和小商品市场晃悠,抓到了大多是收容遣返。现在劳教和收容遣返都已经没有了,姓张的老警察也早已经退休。随着城市的建设,那些以前的棚户区、菜市场、小商品市场纷纷推倒重建,成了一幢接一幢的商业、办公楼,搭配着霓虹灯、LED屏,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自行车只留在了他的记忆里。卢剑星忽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老到对往事记得一清二楚,老到确实已经到了可以当别人爸爸的年纪。

开过繁华的商业区,开往城郊结合部的车流渐渐减少。小朱这一次终于可以陪同执行任务,坐在副驾驶座上紧张的抓着保险带。后视镜里的城市仍然流光溢彩,卢剑星忽然问:“特警的车有几辆?”

因为关系重大,这次任务申请了特警协助,用来伪装交易的枪支也是特警队提供的。小王开着车看了一下后视镜说:“看起来,有四辆。”

卢剑星说:“申请是两辆。”

小王说:“是。但是特警队很重视,所有要求都是第一时间回应,我想这件案子……他们也有压力。”

特警愿意支持这当然是好事。卢剑星打开对讲机:“这是刑4,情况怎样。”X市刑警支队隶属4片区,刑4是简称。对讲机里沙沙的传来回答:“一切正常。”

小朱坐在副驾驶座上感叹说:“当初我要是考上特警就好了,不仅工资高点、装备拉风,说出去还倍儿有面子、倍儿风光。”小王难得嘲笑他:“你长跑都差点不及格,跑得上吐下泻,怎么当特警。”小朱不服气:“什么警都是要靠脑子的,蛮力有个屁用!……卢队,你为什么要当刑警?”

小朱这样的新一代警察,身上已经完全没有卢剑星当年的影子了。卢剑星还是那个回答:“没什么,分配的。”

小朱“哦”了一声,大概在这种时候没听到什么鼓励人心的话,有点小小的失望。两旁的车流越来越少,灯光也越来越稀疏,到后来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不远处就是城郊结合的东城广场了。时间还早了十分钟,刑警队的车在灌木丛生的沙石路上缓缓停下,几辆车的位置正好对广场和东城大厦形成包围,但又不至于让人一眼识破。

卢剑星的车正停在中间,后面特警的车从四个方向封住了出口。卢剑星的对讲机亮了绿灯,特警的声音说:“我们开始行动,OVER。”特警的任务是缉拿丁修。考虑到特警的实力,卢剑星仍然加了一句:“对方非同一般,当心。”对讲机的绿灯没有再亮。四周的灌木丛随即响起了嗦嗦声,轻微但迅速的朝着东城大厦的方向挺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越是刻意的等,时间就仿佛越是没有尽头的长。小朱这还是第一次配枪出任务,紧张得呼吸都有点颤抖了。约定时间过三分钟,杂草丛生的广场上终于从另一头传来了汽车引擎低低的轰鸣声,过了一会儿,隐隐约约的从广场对面现出了人的影子。

小王突然说:“不对,没有魏延。”小王年年视力检查5.3,记性也是好的。小王全神贯注的看着对面说:“没有魏延,但有上次见面她身后的两个手下。”

小王的对讲机也亮起了绿灯,是刑警队的另一辆车。对讲机里的同事说:“对方有十来个人,拿着钱箱,在向我们招手。”小王想了想说:“你们先下去看看。”小王从车前方的玻璃看了一眼远处黑黢黢的东城大厦,他不敢下车,或者说,他不敢离开卢剑星。他总觉得东城大厦的某一个窗口似乎正伸展着鬼魅般的枪口,2000:1这样的精度,甚至可以看到卢剑星西装上的花纹。

另一辆车上的便衣刑警开始打开车门,装作从后备箱拿伪装交易的枪支。便衣刑警拎着箱子走向对面,仍是有意无意的对对方形成包围。小王攒着手里的对讲机,一切都似乎有条不紊、按照计划进行。小朱紧张的有点憋不住了,偷偷掏出了刚申请配的枪……他的手忽然一抖,配枪“啪嗒”掉在车上。

是陡然一声枪响。

枪声正是从东城大厦里传来的,卢剑星抓起对讲机说:“谁开的枪!”

对讲机一片沉寂,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广场上开始纷乱混战,警员从各辆车里飞奔出去实施抓捕。卢剑星扔下对讲机,卸开自己的枪说:“你留在这里,我去东城大厦。”

这句话是对小王说的。小王坚定不移:“我和你去。”小朱已经把配枪捡起来了:“我……我也去。”

卢剑星说:“你留在这里。”这次是对小朱说的,更像是命令。看着小朱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卢剑星郑重的加了一句:“注意安全。”

通往东城大厦的路上都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烂尾楼还没有竣工,窗户大多还是封闭的,里面漆黑一片,楼道里还堆着挥发了的水泥和黄沙。卢剑星和小王慢慢从半完工的楼梯上了楼,彼此的人影都已经看不见了,只能靠呼吸和感觉知道对方大概在五米开外。

上行了大概有百十级台阶,已经到了东城大厦的最顶层区域。这里完全没有窗户,楼道里伸手不见五指。

几米远外小王的脚步忽然略微凌乱,过了几秒又平静下来。卢剑星似乎听见多了几个人的呼吸声。是特警。楼层里的特警无处不在,战术也是明确的:在被对方发现踪迹,敌暗我暗的情况下,利用人数包围优势,将对方逼到死角,如同撒网收鱼,把网慢慢收紧,直到瓮中捉鳖。在这样的高层建筑里,压上顶层是最正确的选择。

整个顶层区域一片黑暗、一片寂静。卢剑星只能判断出小王和其他一拨特警就在自己东北方向的楼梯口。谁都没有动,一直没有动,直到小王的胸口忽然绿色的灯光微弱一闪。

是对讲机,小王忘了把对讲机扔在车上。就在这几乎十分之一秒的刹那间,卢剑星甚至连思维都没有到位,就只听见“呯”的一声枪响——枪声完全和微弱的绿光同时响起——小王什么声音都来不及发就倒下了楼梯。旁边的特警不止一个,似乎是愣了一愣,下意识的伸手去拉,带动了身上枪械接着发出“擦啦啦”一声……又是“呯”“呯”两声枪响,距离相差两米,精准到两个特警仍然连闷哼都没有就翻了下去。

连近在咫尺的卢剑星都听不出来刚才是两个人的枪械擦动发出的声音。这天上地下的一瞬间卢剑星想起靳一川说的:师兄就是天才。不管感情怎样,说这句话的靳一川的表情是最单纯的对武力的崇拜。卢剑星仿佛可以感觉小王和特警的血正慢慢洇开在楼道里,心理的第一感觉其实并不是痛,而是冷,冷得立刻影响神经反应和皮下反应,导致骨节和呼吸都无法控制的加重。

卢剑星没有动。这样的感觉如同阴影深深笼罩下来——这并不是特警战术的成功,反而完全是对方故意的,瓮中捉鳖不如说是自投罗网,就是这种目空一切的自负。在这几百平方米的黑暗里,谁才是真的猎物?

西南方向十几米外又出现了“噗”的一声。照卢剑星的判断,这是衣物飞扬的声音。这批特警明显训练有素,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如何对方只有一个人,分散他的注意力,消耗他的弹药是最明智的选择。枪声果然没有响起。过了一会儿,东南方又响起“叮”一声轻响,枪声仍然没有响起。卢剑星片刻后才判断出这是扔出的空弹壳撞在排风管上的声音。紧接着是“笃”一声,这是跺脚声,卢剑星心内一紧,枪声却还是沉寂,然而就在他要呼出一口气的当口,忽然而然“呯”的枪响,距离跺脚声发出的三米远,又是人体颓然倒下。

卢剑星想明白了,在跺脚的时候,特警还隐藏在廊柱掩体后,枪声等待他离开掩体才响起——四声枪响,四颗子弹,无一落空,就像唯我独尊教科书般的教育。抛开所有感情,连卢剑星都可以真心的说一声崇拜。

他仿佛可以想见丁修徜徉在身后黑暗的宫殿里。其实刑警队里枪法好的并不多,尤其是新手更差,一个是因为枪支从来都是严格管制,刑警接触枪的机会很少,另一个也是因为就算申请配枪,枪支的水平也很差。最重要的是,做刑警的,多少都有些走心,各种案子见得多了,不带感情是不可能的。枪这种东西,一声心跳都可以差出十万八千里,有感情就好不了,感情丰富永远是大忌。

只有没有心的人,才是绝顶的枪手。

卢剑星这个时候想起的是沈炼说:那我等你回来。这句话听的时候没什么,现在却让他泛起一种“家”的感觉。十六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家”这个概念,也几乎没有什么欲望,然而回想往事或许只是一种本能的提醒:他是有感情的人。感情很深。

评论(15)

热度(37)